「三魔庭?是什麼。」

「我忘了,您的記憶現在不完全,事情是這樣的….」

………

「原來如此,那就更得好好教訓一下她才行。「

王末一揮手,整個魔法領域直接消失,周圍恢復了寧靜的夜晚。

「時間不早了,她就交給我,你們回去休息吧。」

「陛下,還是讓我來吧,您去休息。」

「玄,你聽不懂我說的什麼意思嗎。」

「抱歉,陛下,我這就離開。」黑神·玄一招手,所有的守衛全部撤退,雷米亞娜跟在黑神·玄身後。

王末走到羅克的身邊,右手輕輕的放在他的頭上,治療魔法快速的恢復他身上的傷口。

「死不掉吧?」

「感謝陛下!」

「別謝了,學姐,你帶他回去休息吧。」

「嗯。」

所有人接連離開之後,王末才來到莉莉絲的面前。

「別西卜讓你來的?」王末看她不說話,繼續說道:「其實是誰對我來說都無所謂,但是你既然來了,那就沒有那麼容易離開了喲。」

免費送上門的打手不要白不要,剛才他就感覺出來了,這女人的實力不弱,要是招入麾下,將來一定是一名猛將。

前提是,需要自己指點一下。

「殺了我吧,老娘寧願戰死,也不願意幫你做事!」

「脾氣還不小嘛,話說回來,我在位的時候,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矛盾,是我發的工資不夠多,還是權力沒有多放給你,總得有一樣原因吧?」

「少廢話,要殺要剮,我還沒怕過,是個男人就乾脆一點!」

「嘖嘖嘖….老是用暴力來解決問題哪是什麼文明人,接下來的時間,你就乖乖跟在我身邊,到時候你會感謝我的。」

莉莉絲剛想開口,突然發現手臂一疼,黑色契約的紋樣躍然膚上,這下,她終於不淡定了。

「魔王!你這是想侮辱我嗎,殺了我,殺了我呀!」

「太吵了。」王末食指一點,莉莉絲的聲音立馬就戛然而止。

這時,奧代德過來了。

「剛才挺熱鬧的嘛。吶,拿着。」

「完成了嗎?」王末接過『墮落輪盤』。

「我出馬,這點事情還不是穩穩噹噹的。」奧代德自信的說道。

王末撇了撇嘴。

把『墮落輪盤』放在地面上,隨後,無理魔法釋放,化成一道細小的魔力注入了輪盤的中央。

等了一會,什麼反應也沒有,王末帶着一臉疑問看向奧代德。

「這是怎麼回事?」

「再等等看。」

時間又過去了一會,一旁的莉莉絲完全不知道兩人在做什麼,但是當她的目光看到輪盤的時候,就想起來了,這不是墮天使一族的聖物嗎!?

果然,在時間的流逝下,輪盤終於轉動了起來。

「我說的吧!」

「別廢話了,趕緊離我遠一點,帶上她。」王末還不忘一旁的莉莉絲。

清完場之後,輪盤內蘊藏的力量也終於出現了。

一個魔法陣浮現,預示著可以開始了。

王末割破手心,血液滴進了裏面,輪盤瞬間停止了下來。

要來了,王末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只見眼前突然一黑,再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面前出現了另一個畫面。

「你就是初代墮天使吧。」王末看着眼前的女人。

他聽過傳聞,墮天使先祖就隱藏在輪盤之內,至於到底是不是真的,以前的他沒有答案,但是現在有了。

「你身上的氣息很奇怪,強大、暴虐…」

王末不想跟她廢話,直接說道:「你是不是能改變時間流動!?」

她沒有回答,王末繼續說道:「我把你修好,就是讓你改變我的時間,能不能做到。」

這時,女人終於開口,「可以,但是你知道這需要極大的代價嗎?」

代價?王末眼神微微閉了起來。

女人看他這幅模樣,估計是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改變時間流動,勢必會擾亂你體內一些細小的改變,這些小小的改變,會完全影響到你今後所做的任何決定。

這樣的代價,你能承受……」

「我能。」

看着王末堅定的眼神,女人知道多說無益,雙手開始滑動。

魔法陣在王末胸口處平行展開,一股難以言喻的痛苦瞬間刺激起心臟!

噗哇!

他吐血了,但是他的雙眼中開始不斷的閃回各種各樣的記憶。

十分鐘過去了,那些還沒有取回的記憶開始浮現,準確的說,是女人把他的時間倒流回了他身為魔王時期的時候。

時間又繼續流動,不知過了多久,當他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回到了現實世界。

附近的奧代德很清晰的感覺得到,王末整個人的氣質完全發生了變化。

以前說是普通都不為過,但是現在完全是霸者的姿態。

「看什麼,已經結束了。」

(未完待續……) 「盜日神?」海前輩摸了摸鬍子,陷入了沉思。

隨後搖了搖頭,輕笑道。

「盜日神隱匿性極好,要是我都能發現,他們早就被極山城主留在這裡了,他們的神域展開之後,對自身有增幅作用,對於其他人則有極大的剋制作用,至於這些,你日後就知道了。」

說白了。

盜日神一族,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對付的。

不過,說到底,要是真敢出現在人界內部極山城,那被發現了。

會被周圍幾個城城主圍殺的。

要是真沒被發現,當年的極山城一定會遭受毀滅性打擊。

事實證明,什麼都沒發生。

所以,盜日神在極山城出現的幾率就是微乎其微。

怎麼會因為賢鈺鋌而走險來內部。

要是真有盜日神來極山城是為了賢鈺,那麼現在賢鈺早就被保送去道院了。

這樣的天賦,值得人界一些人保護她。

「這樣啊。」雲空聽懂了海前輩的意思,有些小小的失望。

說實話,雲空其實心中更希望是神族做的。

為什麼?

因為,如果是神族做的,雲空或許有一些辦法能治好賢鈺的眼睛。

但麻煩就在於,很有可能不是盜日神做的。

那就有些迷了。

他是怎麼都想不明白,賢鈺的眼睛是怎麼出問題的。

雲空是穿越的。

他出問題是必然,但賢鈺出問題,就有些不對勁了。

當年他也思考過這個問題。

所以,有一段時間,他腦袋抽了一樣,去試探過賢鈺的。

最後,他發現,賢鈺也不是穿越過來的。

這個世界的生活作風,和上個世界還是有所不同的。

想到這裡,雲空瞳孔劇縮。

「賢鈺不是老爹親生的,當年老爹是怎麼把賢鈺帶回來的?」

心中猜測著,他陷入了沉思。

很多次,老爹都偷偷找上自己。

告訴自己,賢鈺是當年從軍隊孤兒院裡邊帶回來的。

善御他爹是魔刑軍的,雲空他爹當年可不是,雲空清晰記得,他爹當年服役的軍隊好像叫做神隱軍。

神隱軍孤兒院裡帶回來的!

「難道是那個時候被人算計了?」雲空眉頭微蹙。

很有可能。

等自己去了諸天院,得去老爹曾經的軍隊看看了。

搖了搖頭,將心中的些許急切壓了下去,雲空換了個話題,手拿棋子,有些好奇道。

「前輩,萬界邪宗這個組織到底是誰發起的,存在了多久?」

咔。

一道石子破碎聲傳出。

海前輩的手微微頓了頓,聽完雲空的話之後,力量有些失控,直接夾碎了一顆黑棋。

雲空心中一驚。

他連忙道:「前輩,要是有什麼不方便說,那就不說了,我換個問題,不好意思啊,前輩!」

海前輩深深舒了口氣,慈祥道。

「萬界邪宗之人,人人誅殺之,雲小友竟然想問,那老夫就和你說一下這萬界邪宗勢力分佈,我已經老了,這些事情還是方便說的。」

雲空連忙點頭:「前輩請說。」

最開始的時候。

雲空了解萬界邪宗,還是在那個3級天地之力能量池山洞裡,斬殺那位望辰九重男子之前,那位男子透露給自己的。

每一座城,都有一位邪宗長老負責!

雲空點頭的時候,想到了這些,隨後出聲加了幾句。

「前輩,聽說人界108城,都有萬界邪宗的人負責…….。」

見雲空了解的還不少,海前輩緩緩道。

「不錯,人界108城,由108長老負責,當然了,這是人界內部新聞一貫的宣傳,不過說到這裡,小友肯定會問,既然知道分佈,那為什麼不一舉剿滅?」

雲空瞪大了眼睛,點點頭。

是啊。

既然你們都知道這些人的分佈,那為什麼不徹底查清楚呢?

海前輩輕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