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雨彤、魏天縱、楚昊寰、趙鴻宇、韓昊軒,這幾人應該僅次於四人。」

金麻雀戳著鳥喙。

「另外六位天才分別出各大家族和勢力,當然何家是被滅了。」

糜小胖苦笑了一下。

「現在還差一個人。」

歐陽慧倫摸著下巴,總覺得應該給各大勢力與家族一個驚喜。

其他三條炎荒古路四強基本上已經確定了,唯獨他們這一條,真正的高手都被歐陽慧倫一次性打殺的差不多了。

現在就是連半步生死境巔峰都很難找到了。

「(⊙o⊙)…額?」

忽然,糜小胖面龐一個哆嗦。

因為歐陽慧倫竟然把目光投向了他,那笑容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看的他渾身直炸毛。

「糜風,我覺得這個名字還是不錯的。」

說完,歐陽慧倫直接將他列入了十六強中。

「啊?」

糜小胖傻眼了,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他雖然是半步生死境,但才後期啊,相比曹蒙、何水相差太遠了。

怎麼可能晉級十六強?!

「銀王,我……」

糜小胖愁眉苦臉的開口。

「安啦,我既然把你列入進去,自然是有準備的;到時候我將他們都打成重傷,然後由你去擊敗。」

歐陽慧倫嘿笑的直接打斷糜小胖的訴說。

……

頓時所有人都無語了,這貨絕對會坑死一大群人。

本來天龍榜是不可預知的,可現在他們發現,一切都被歐陽慧倫主導了。

他就是一個幕後推手。

他們甚至都可以想象,當糜風的名字出現在十六強中的時候,會有多少張臉會一黑到底!

夜色降臨,繁星點點。

金麻雀帶著十六強名單離開了,它嘴都笑裂了。

因為之前和歐陽慧倫討價還價了一番,傳遞一次消息就是兩枚陰陽極品皇丹。

這好處不言而喻,至於參不參加榜戰都已經不重要了。

「嗡~~~!」

突然,天龍榜也閃亮了起來,十六強名單又重新排列了。

而令眾人都震驚的是,原本高居榜首的連錫,竟然被壓了下去。

一個陌生的名字,則是閃耀著最璀璨的光芒。

歐陽慧倫!

這對於整個武聖秘境,乃至大陸來說都不算陌生名字,卻一夜之間徹底響亮了起來。

而大秦國的人,則是一個個驚詫到了極點。

。 祝融選擇了撤退,但是並沒有撤回4區而是朝着2區的方向遊了過去。

他準備趁著這個時候直接斷了恩米爾的後路。

恩米爾看到鱷魚群之後瞬間又驚又怒。

他也殺過鱷魚!而且還吃過鱷魚肉!

因此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眼中的食物竟然有一天會成為自己的生死大敵。

他很是不甘地想要逃跑,但是剛剛回頭卻看到了祝融正在朝着2區前進。

鱷魚群正在一步一步地靠近,而且鱷魚群正在對他形成包圍!

幾個呼吸之間,鱷魚群已經封鎖了他的兩個方位!

此時的恩米爾有些不甘地望向了4周,現在的他只剩下兩個方向可以逃走!

一個是前往2區,另一個則是逃往3區!

對他來說2區是最好的選擇。

但是祝融也不好對付。

他望了一眼3區的方向。

此時3區的湖邊只有一些白斑鹿群。

看到這一幕,恩米爾眼睛驟然明亮,就好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

接着他便努力地朝着3區游去。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自己的傷勢遠比想像中的嚴重。

他的「右胳膊」看似只是被咬了一塊肉並沒有傷及骨頭,但是卻根本用不上力,甚至連抬起來很難做到!

不過求生的慾望還是讓他爆發出了難以想像的力量。

他成功地在湖面遊了起來。

鱷魚群並沒有追得特別緊。

之前的各種虎王對他們留下了很深的陰影。

雖然現在的鱷魚王很厲害,但是他們行動卻沒有那麼果斷。

那隻鱷魚王只是短暫地停留在湖面,很快便發出了「呼嚕呼嚕」的聲音!

鱷魚沒有聲帶,但是卻能夠藉助河水的作用發出一些特有的聲音。

其餘鱷魚也都感受到了信號,緊接着迅速地朝着恩米爾追了過去。

不過,此時的恩米爾距離湖邊已經只剩下不到20米了。

就在恩米爾感覺逃生有望之時,他看到了一個令他恐懼的身影。

希伯來正站在岸邊耐心地等待着。

若是恩米爾全盛之時,他絲毫不會畏懼希伯來。

但是如今這種狀態若是遇到希伯來只有死路一條!

在看到希伯來的一瞬間,恩米爾立刻選擇了掉頭。

他沿着湖邊朝着2區的方向游去。

對他來說,遇到希伯來生存的概率遠遠要比遇到祝融生存的概率要小得多!

與其逃往3區,還不如冒險回到2區!

此時鱷魚群的追擊速度再次加快了。

尤其是那隻4.5米的鱷魚王,他的游泳速度更快。

恩米爾不愧是從無數生死場走出來的虎王,在生死之間他爆發出了極為恐怖的生命力。

可是即便如此,鱷魚王的追擊還是讓他狼狽不堪。

不到兩秒的時間,鱷魚王已經距離恩米爾不足三米了。

恩米爾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身後的殺機,但是他卻絲毫不敢回頭,只能埋頭朝着2區游去!

嗖的一聲!

鱷魚王突然發起了攻擊!

鱷魚游泳速度並不快,身體活動也比較慢,但是在處於進攻狀態時能夠瞬間將速度提升到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

也正是因為他們有這種能力才能夠穩坐水中一霸的位置!

「吼!」

恩米爾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尾巴已經被鱷魚王咬住了。

他不甘地發出怒吼聲,但是他仍然不敢回頭。

不過幸運的是,此時距離岸邊只剩下不到5米,而他的四肢也已經可以踩到湖底。

這也就意味着他隨時可以發力!

於是恩米爾不敢再有任何猶豫,他蹬動雙腿直接朝着岸邊沖了過去!

砰的一聲!

他的尾巴應聲而斷!

恩米爾也重重地朝着岸邊摔了一跤。

就在他剛剛艱難地站起來時,他的身後一隻莽撞的鱷魚迅速衝到了岸邊一口咬在了他的肚皮上。

恩米爾迅速地發出巨大的咆哮聲,緊接着兩隻爪子不停地對着鱷魚進行攻擊。

可是無論恩米爾怎麼攻擊,這隻鱷魚死活不鬆口。

哪怕恩米爾已經用爪子將鱷魚的兩隻眼睛給抓瞎,這隻鱷魚還是不肯鬆口。

撕拉一聲!

恩米爾的肚皮直接被鱷魚撕開了一條大口子!

瞬間血腥味瀰漫整個岸邊。

鱷魚群聞到了血腥味之後朝着岸邊蠢蠢欲動!

可是就在這時,祝融直接一口叼住了恩米爾的脖子。

緊接着他將奄奄一息的恩米爾放到了2區的草地上。

然後對着湖邊的鱷魚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咆哮。

:大王這是在幹什麼?難道是要救恩米爾?若是大王不出手,這恩米爾必死無疑!

:難道大王不知道恩米爾是他的殺父仇人?

:就算不知道,大王這舉動也還是有些太過異常了!

:我完全想不到大王救恩米爾的理由!

:其實就算大王真的想救恩米爾也救不活了!他的肚皮已經被鱷魚撕開了!就算苟延殘喘又能撐得到幾時?

:能撐一個小時就已經算是命大了!

……

鱷魚群都被祝融的聲音給嚇了一跳。

他們紛紛擠在湖邊死死地盯着祝融,但是卻沒有一隻鱷魚敢上岸與祝融搏鬥。

即便是鱷魚王也只是將半截身體露出了水面。

他和祝融的雙眼對視在一起,但是並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大約過了30秒。

鱷魚王還是選擇了撤退。

岸邊對他來說還是太危險了!

他可以在水中突然爆發出恐怖的速度,但是卻不能在岸邊做到這一點。

就這樣,祝融目送著鱷魚王帶着鱷魚群退回了湖中。

:大王太霸氣了!不用動手只靠眼神就嚇退了鱷魚群!

:雖然不知道大王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大王的動作確實很霸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