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門不知道敲門,連這點禮貌都沒有嗎!」

蘇婉兒剛斥責完,一抬頭,卻看到了江山。

「老……老公!」

看到江山,臉上所有的憂慮全部一掃而空,連忙站起身來,給了江山一個大大的擁抱。

「你回來了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啊,說一下的話,我好去接你啊。」

蘇婉兒輕聲說道。

江山輕撫著她的髮絲,眼中滿是寵愛。

「老公之所以沒有提前告訴你,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蘇婉兒有些好奇。

「驚喜,什麼驚喜?」

江山賣了個關子。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但在此之前,你得回答我,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了,剛才看你的臉色,可不太好看。」

蘇婉兒看著江山的眼睛,突然襲擊,在江山的嘴唇上親了一口。

然後拉著江山到了椅子邊上。

「先坐下,坐下說。」

等江山坐下后,蘇婉兒小鳥依人的坐在了江山懷裡。

然後向傾訴起了她的煩惱。

「我的兩個品牌,前行時間不是賣的很火爆嗎,這引起一些同行的嫉妒。」

「他們用拖來製造輿論,打擊我的產品信譽,直接導致近期的產品銷量,下滑嚴重。」

說到這些,蘇婉兒的臉上又布滿了愁容。

產品銷量不佳,直接導致的,就是經銷商和工廠那邊受損嚴重,一個電話接著一個電話的給蘇婉兒打,都在讓蘇婉兒趕緊想辦法。

現在蘇婉兒又要忙著協調,又要忙著挽回產品信譽,心力交瘁,當然不可能有好臉色。

「放心,老公已經回來了,我會幫你處理好的。」

江山倒是沒把這些放在心上。

蘇婉兒遇到的這些問題,都是一個公司,必須要經歷的陣痛。

她是因為沒有經驗,手忙腳亂,所以才會累得心力交瘁。

交給江山的話,要不了多久便能撥開雲霧見青天。

「好了,我已經說了不順心的事情了,現在輪到你的驚喜了。」

蘇婉兒昂著俏臉,對江山說道。

江山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後拿出了一個盒子。

蘇婉兒接過去打開,頓時兩眼放光。

「這……這是鑽石?」

「而且,還是紅鑽!」

看著盒子里雞蛋大小的紅鑽,蘇婉兒驚得都快說不出話來了。

女人對金銀首飾都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很清楚的知道,鑽石的價格很貴。

而這個盒子裡面的,還是極其稀少的大克拉紅鑽!

價值連城!

「老公,你這是從那裡弄來的?」

細細端詳了好一會兒之後,蘇婉兒輕聲問道。

「開礦開出來的,怎麼樣,喜歡嗎?」

在江山看來,紅鑽的價值有多高,不重要,能讓蘇婉兒開心,才重要。

「肯定喜歡啊,沒有女人會討厭珠寶的。」

蘇婉兒誠實的說道。

女人都是有虛榮心的,而像這種價值連城的寶石,無疑能讓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

「喜歡就好,到時候咱們找個能工巧匠好好雕琢一下,做成項鏈給你戴上。」

「相信你戴上,一定會很好看的。」

蘇婉兒搖搖頭,否決了江山的這個提議。

「這些紅鑽太貴重了,給我戴,有點浪費了。」

「不如這樣吧,我戴最小的那一顆,其餘的,好好打磨成工藝品,然後用來展覽做營銷,提升一下我公司品牌的知名度。」

「如此一來,紅鑽變得更加精美,我公司品牌的知名度也能更上一層樓,兩全其美!」

江山其實也有過這樣的想法。

像這種級別的紅鑽,面前在全球,屬於獨一份。

一旦曝光,勢必會引起極高的關注度。

到時,只要讓紅鑽和蘇婉兒的公司綁定在一起,便能藉助著紅鑽的風頭,讓她的公司品牌的知名度,再上升一個層級。

人們一想到紅鑽,就會自動聯想到她的公司品牌。

對於化妝品和奢侈品品牌來說,知名度自然是越高越好。

有紅鑽這種高價值的物品加持,更是如虎添翼。

檔次和逼格,一下子就上去了。

「這樣吧,所有的紅鑽,都全部打磨成項鏈,用最頂尖的工藝,將其儘可能打造得完美。」

「到時,你隔三差五的換著戴,我要讓你,跟這些紅鑽一樣耀眼,光彩奪目!」

江山說道。 「你想獻身於我?」霍玄問。

程年羞澀的笑了笑,「霍先生英俊非凡,若是能夠跟着你,對我來說,也是好事一件吧。」

「哦?」霍玄笑了笑,眼裏閃過興趣,「倒也不是不行,不過你得先跟我說說,收了你,對我有什麼好處呢?」

程年笑了笑,身體幾乎完全覆在霍玄身上,「自然是有意想不到的好處,霍先生,心動嗎?」

「心動?」霍玄勾起程年的下巴,拇指輕輕摩擦着她的嘴唇,「照你這麼說來,確實是挺心動的,只是這美麗的玫瑰,折斷了,總是讓人心疼,你說呢?」

程年勾起嘴角,笑得更加魅惑,她的身體貼著霍玄,「霍先生的手來折,自然是與眾不同的。」

「哦?」霍玄低頭,將程年壓在桌上,「那你跟我說說,待你成了我的人,想讓我做些什麼?」

程年躺在桌子上,伸手摟着霍玄的脖子,笑意不減,「我嘛,不過是求個生存而已,現在江家讓我活不下去,我也只是想收回點自己的東西,不為過吧?」

「不為過。」霍玄笑了笑,鬆開程年,站起來,鬆開牽制住程年的手,「只是可惜,我對你沒興趣。」

程年愣了下,撐起身子,狐疑的看着霍玄,「霍先生不會是怕了吧?」

「我若是怕,就不會把你救回來。」霍玄退到一旁,「老實待着,不要想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

留下這麼句話,霍玄轉身離開。

程年看着霍玄沒有絲毫留戀的背影,忍不住抬頭,摸了摸自己的臉,「難道我現在已經變得這麼沒有魅力了?」

她朝着洗手間跑去,看見鏡子裏的女人,臉色蒼白,眼中閃爍著凌厲的目光。

這樣的女人,還怎麼讓別人愛上?

程年皺眉,擦乾淨臉上的水漬,慢慢站直身子。

霍玄這裏想不到辦法,那就想別的辦法,總會有機會的。

「顧南靈,我不會放過你的…..」

寂靜的房間里,餘音迴響。

隨着《雨下落花》的播出,收視率越來越高,而顧南靈和江遠彥,也火到了某種誰也沒想到的地步。

顧南靈從落地窗向下看,門口守着不少人,還有人舉著牌子,相比上一次那些規矩的小孩,這次的人就要激動很懂。

「這些人白天來守,晚上來守,就想見上你一面,還真是忠心的粉絲啊。」林靜在身後感嘆道。

顧南靈嘆氣,收回視線,「早就說過了不讓她們來,現在還特地跑來守着。」

「你說了沒用。」林靜笑得十分狡猾,「你去江式那邊看看,這些人都不敢在外面站着,直接被保安趕跑了。」

「這麼凶?」顧南靈挑眉,「沒人說什麼?按照這些人的性格,要是真的被趕走,還不得在網上報道?」

「那可是江遠彥,她們敢說什麼嗎?」林靜好笑道:「小南靈,你真以為江家這個牌子擺在那裏是用來看的嗎?」

顧南靈不以為然的別開臉,「江家…我還是江遠彥的女朋友呢,也沒見她們害怕我不敢來了。」

官方吐槽,最為致命。

林靜無奈的笑笑,「我覺得吧,你可能打個電話這事就解決了。」

到時候事情是解決了,就怕顧南靈也把自己給賣出去了。

跟江遠彥做交易,顧南靈自然還沒有那個條件,萬一被坑死了,那就完了。

「算了,這些人也鬧騰不到什麼時候,等熱度過去了,就散了。」顧南靈坐到辦公桌前,認真的看着桌面上的文件,「倒是有件事,要和你說一下。」

林靜走過來,問道:「什麼事?」

顧南靈將面前的文件放到林靜那邊,「這是霍式那邊拿過來的,說是可以合作,你看看。」

「霍家的?」林靜皺眉,盯着文件看了一會,嚴肅道:「小南靈,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這江家和霍家,可是水火不容,要是和霍家合作,讓江家那邊知道了,恐怕你不好交代啊。」

「我知道。」顧南靈點頭,若有所思的看着林靜手中的文件,「只是我很好奇,這份文件,現在出現在我這裏,完全就是沖着我來得,這霍家是覺得我傻?」

林靜放下文件,「聽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合作了?」

顧南靈搖頭,「這筆生意做不得,都說背靠大樹好乘涼,我這好不容易嘗到了甜頭,可不能自己給自己作死。」

「說得還挺對。」林靜笑着起身,「安寧那邊的事情我已經準備好了,明天就進組了。」

聞言,顧南靈抬眸,瞥了他一眼,「公司里的事情都交代好了?」

「嗯。小姑娘挺靠譜的,可以放心交給她。」

「好。」

林靜走後,顧南靈再次將文件拿過來。

要說這上面提出的條件,真的很誘惑,只可惜,顧南靈不是個見錢眼開的人。

顧南靈拿過手機,翻出江遠彥的號碼,直接打了過去。

「有個好東西想給你看看。」在對方接通電話后,顧南靈開門見山的說道。

「好東西?」江遠彥聲音里有着懷疑,「怎麼我聽着你這個聲音,不像是好東西呢?」

顧南靈撇嘴,「那你要不要看?」

「看。」江遠彥笑着應道:「我去接你,晚上一起吃飯。」

「好。」

江遠彥的動作很快,在下班的最後一秒,顧南靈接到了江遠彥的電話,直接去了車庫。

從車庫的電梯走出去,就看見江遠彥的車。

「這位置還真是特地為你準備的?」顧南靈似笑非笑的看着某人,不懷好意的問道。

江遠彥無奈的聳肩,「你們這的員工太過熱情,我也沒辦法。」

好傢夥,直接把鍋甩給員工了。

顧南靈冷笑了一聲,上了車,「你這話要是讓我們員工知道,估計下次就不會放你進來了。」

這裏可是他們的內部停車場,外來的車沒有人接應,是進不來的。

「沒關係,下次不讓我進,我就直接打你電話,讓你來和他說。」江遠彥面色不變。

顧南靈知道自己說不過他,也不再糾結,而是轉了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