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力,恐怖,符火之仇……我要將你靈魂抽出來,將火焰中燃燒一千年。」

魔劫桀桀一笑,數百條黑氣組成的長蛇猛撲而來。

眾人怎麼也想不到,區區普通道基初期,竟給他們帶來如此大的損失。

轟!

眾人攻擊齊齊打在寒冰寶甲之上。

太幽給的寒冰寶甲碎裂開來。

天劫即將落下。

陸謙沒有繼續飛出水眼。

而是在眾人意外的目光之下,沖向八卦五行陣的中央。

蛟龍駕馭黃雲,腳踩奈何金橋。

借用寒冰甲最後一絲力量,突破重圍,來到法陣上方。

此地空無一人,法陣中央就是黑白兩色兩儀湖。

「攔住他!」

眾人大驚失色,沒想到陸謙居然如此不怕死。

這可是法陣中央,天劫的正下方。

此時天劫距離陸謙頭頂上方不到五里。

四周又是洶湧而來的數千人。

陸謙已是身陷死局。

「吼!」

蛟龍怒吼出聲,豎瞳大放金芒。

眼前世界一覽無遺。

這時,法陣的弱點也展露出來。

此陣分為八卦五行陰陽三個部分。

弱點竟在火焰巨山上。

與此同時,金光之中飛出六名身高百丈的金甲神將。

金甲神將面如紅玉,雙目如銅鈴,腳踩雷雲,口吐火焰。

這是古典老人的神將顯形術。

除此之外,陸謙還放出各種道兵以及邀月襲月眾人。

「擋住他們。」

陸謙拋下一句話,身形徑直朝着法陣薄弱處落下。

兩邊景物飛速倒退。

五色法陣之力瘋狂切割蛟龍身上的鱗甲。

鱗片脫落,鮮血淋漓。

赤紅鮮血如雨一般灑落天空。

身後眾人還在與無生等人糾纏。

步步後退,眼看支撐不了多久。

嘩!

身影快速落下。

越往裏面走,周圍的壓力越來越大。

不僅是天劫的壓力,同時也是法陣的壓力。

陸謙身上這點七十年道行根本算不了什麼。

不到半刻,幾乎消耗殆盡。

陸謙甚至躲入大解脫輪中休息才恢復過來。

此時,火焰山距離自己八里。

而天劫越來越近。

蛟龍後背血肉模糊,慘白的骨頭都暴露出來,連陰神都有不小的損傷。

兩儀湖中血水翻騰。

幸好,此時已接近火焰山。

只見蛟龍豎瞳金芒四射。

將天地染成一片淡金之色。

外界。

千里高空之上。

巨大的金色光柱穿透水眼,以及濃雲黑霧。

此光至高至大,至剛至正。

浩然偉大,帶有一種斬破邪魔之力。

妖魔邪惡無所遁形。

此乃洞察神眼的審判金光。

擁有丹劫高手全力一擊的力量。

與劍主等人的普通招式不同,這才是真正的全力一擊。

此時,天劫已轟下。

陸謙五臟六腑頓時感覺一陣刺痛,宛如用刀子一下一下刮著一般。

他明白這是風從內部起了。

再過片刻,他就要死在天劫之下。

幸好,時間是充足的。

只要破掉此陣,天河本體暴露,天劫尋到正主就會散去。

這時,令人絕望的事情發生了。

「嗯?就這?」下方傳來天河不屑的嗤笑。

只見兩儀湖中再次探出一隻蒼白巨手。

巨手擋住審判金光。

金光瘋狂摧毀巨手,天劫在上,天河不敢用出根本神通。

這隻巨手也能擋住好一會。

等到陸謙被天劫所殺,或是後方的人趕到,審判金光必會消失。

看着肉身和神魂被寸寸吞沒的陸謙,不知名的深處,天河頗為讚賞。

「你很聰明,有膽識。可惜了。」

「可惜了,還差一點。」

機關算盡,終差一籌。

可惜現在沒法力了。

不然還能再拼一拼。

轟!

身後,六個神將灰飛煙滅。

焰中仙帶着邀月三人黑白無常,連同眾道兵飛回陸謙身邊。

看着遍體鱗傷的陸謙,邀月眾人大驚失色。

「老爺,你怎麼……」

「無妨。」陸謙揮揮手,驅散眾人。

邀月眼神暗淡,眼神卻堅毅:「老爺莫不是嫌我等沒用?奴僕道行微弱,但區區一條命,小女子還不在乎。」

陸謙深深望着眾人,其他人目光堅定。

即便是往日跳脫的焰中仙,此時也沒有退縮的心思。

「好,那就成全你們!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爾等情義,陸謙銘記在心,在下也不辜負爾等!」

嘩!

陸謙心中豪情萬丈,身軀再次化為蛟龍。

一口吞下眾人。

一名道基,五名養神,六百多名道兵。

蛟龍真意在次顯現。

萬物唯我,萬物掠奪。

將他們的肉身、神魂、罡煞、法器、丹藥……全部一一化去吸收。

不僅如此,玄金劍嚢當中價值百萬材料,也被陸謙不計爆體後果全部吸收。

狀態恢復到最巔峰。

吸收過程很順利,不是一般的吞噬比擬。

眾人在體內拼盡全身力氣,每一絲法力,每一道能量,毫無保留傾瀉而出。

陸謙堅硬如鐵的內心,真切感受到她們拼盡全力催動每一份力量。

眾人努力配合,以求能夠幫助到自己。

這種力量被剝奪的痛苦,相當於自身一寸一寸被人撕扯開來,非一般人能夠忍受。

他堅硬如鐵的內心,有了一絲觸動。

蛟龍仰天長嘯,蛟伏黃泉圖浮現,大解脫輪懸浮頭頂。、

劍丸與飛刀拖住追兵腳步。

蛟龍瞳孔之中沒有任何情緒,眼中只有前方。

「天河老狗!死來!」

吼聲傳遍四方。

大解脫輪長大數倍,百丈巨輪,散發亘古永恆解脫之意,凌空罩下。

終於,蒼白之手破碎。

在天劫未完全吞噬陸謙之時,審判金光瞬間擊潰法陣。

精氣四散。

「畜生!!!」天河怒吼。

天劫停下,全部力量對準法陣中央的天河。 嶺南乃是指越城、都龐、萌渚、騎田、大庾這五嶺之南的廣闊地區。

宋家山城就位於郁水河流交匯處,三面臨水,雄山聳峙,石城依隨山勢磊河而築,順山婉蜓,主建築物群雄踞山嶺開拓出來的大片平地上,形勢險峻,有一夫當關的氣概,君臨附近山野平原,與郁林郡遙相對望,象著着對整個嶺南區的主宰力量。

宋家自劉宋時期遷來嶺南,以經營牲口、翡翠、明珠、犀象等土產起家,先起於雄曲,發展成地方的政治勢力,漸漸成為嶺南實質上的土皇帝,又耗用了不知多少人力物力,歷三代百多年時間,才建成這代表統治的宋家山城,展露出對嶺南的無上權威。

山城內長期儲備超過一年的糧食,又有泉水,群山縈繞,郁水環流,崎嶇險阻,縱有數萬精兵來犯,也是全無用武之地。

「百年基業,果然非同小可……」

顧沖在郁河碼頭下船,看着興旺的數十座大貨倉和以百計的大小碼頭,船隻來往不絕的壯觀氣勢,更是喟然一嘆。

此時大大小小的船隻停滿河道,眾多苦力忙得熱火朝天,更是有着一種陰雲摧城的壓抑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