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着不少飛行器飛到空中來查看情況,不過在遠遠看到大白鶴的背上坐着一個人類的時候,這些飛行器都一下子跑遠了。

即便那些普通人類並不清楚控獸異能有多麼的罕見和稀有,也能夠知道有資格騎坐在變異異獸身上的百分之一百是一名進化者,而且實力定然非常強橫!

沒有多久,沿路上的大大小小的勢力都已經知道,有一個強橫的進化者乘坐着一隻變異異獸向西邊飛去。

一時間,各大勢力都收斂起來,恐怕一不小心引起這位進化者的不快,為自己招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江龍一路上,在沿途上的三個基地市停了一下。

這三個城市,正是以前雷朱兩家,還有問天學宮的三個基地市,江龍在當初分別給他們改了名字,江城、童城和可城。

這三個城市並沒有什麼巨大的改變,因為江龍的強勢,問天學宮的人倒是管理的很是盡心,三個基地市的發展情況看起來也很是不錯。

江龍來到可城的時候,劉長老正好就在那裏,看到他乘坐着飛行異獸徐徐降落的時候,臉上滿是驚異的神色。

緊接着劉長老就發現了這隻異獸的等級。

竟然是九階!

這也就是說,面前的這一隻變異白鶴可以輕易吊打他,說起來他也不過才五階水平,哦,不對,他這幾天剛剛升到六階。

江龍可當真是愈發神秘和強大了!

這可是九階的飛行異獸,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而且劉長老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進化者能夠控制異獸。

這樣的江龍,讓他根本生不起一絲異心。

這也讓他很是慶幸,在這大半個月里,他對這三座基地市很是盡心竭力,用心管理。

「前輩。」

劉長老迎上江龍,很是熱情的說。

在他的身邊,劉江閣也是眼中滿是崇拜的看着江龍。

在不遠處,還有着不少之前學宮之中的女學生,看向江龍的眼神也很是熾熱。

江龍說:「十日後,將所有人都派出城,開墾出外面的那一大片土地,作物的種子你們有嗎?」

劉長老完全沒想到,江龍竟然開門見山,直接提出這樣一個要求,他有些遲疑得說:「有倒是有,但若是碰見屍潮……」

江龍直接打斷道:「短時間之內不會出現大量喪屍潮,這十天之內我也會派人去將這附近的喪屍清理一遍,你們只需要開墾土地就是了。剛剛我也看了,這基地市後面的那些田地實在是太少了。」

劉長老點頭應下:「是,前輩。」

「好了,別那麼怕!膽子大點!我這就走了。」

江龍拍拍他的肩膀,順便鼓勵了一句,隨後就直接跳上白鶴,飛離了可城。

畢竟,大傢伙小狼帶領的那一波屍潮和異獸潮剛被江龍全部吞下,芒關會迎來相對時間長一些的空窗期。

而裏面這些基地市就更加不用擔心被喪屍騷擾了,江龍也派出去了三隻七八階的喪屍去清理了一下那三座基地市諸位的喪屍。

在這三百年期間,這些關內的基地市發展很是保守,說實話江龍有點看不下去了,那麼從自己手裏的基地市開始進行變革吧。

當然了,江龍也不會浪費自己的時間花費在管理和改革基地市上面,不過有着劉長老也是不錯的。

看起來,問天學宮的那些人,還是挺靠譜的,畢竟那些不靠譜的已經被江龍殺掉了。

在離開之後,江龍騎着白鶴繼續向西飛去。

隨後,他就來到了當初剛剛穿越而來的時候的那個基地市,東寧。

在東寧市,江龍得到了童童,碰見了可兒,這是他在這個世界的起點。

江龍的大白鶴在天空之中懸停了一會,但最後還是沒有進入城市,江龍選擇繼續向西。

現在的他已經比當初高的太多太多了。

二號繼續做出了指示,林名的位置還在更西邊。

這讓江龍不覺很是驚異。

東寧基地市距離芒關有着三百多公里的距離,林名竟然在這幾天裏跑出了這麼遠,竟然還要再向西。

這時,江龍的大腦之中浮現出緋紅宮殿之中的那一副地圖來,那上面的紅點漸漸變得清晰。

江龍若有所思:「林名不會是去了那裏吧!?」

從東寧市到那裏,還有着五百多公里。

三百年時間,這一片盆地在紫色氣體的影響下變得更大了,所以距離也會變得更遠。

江龍沒有停下,就指揮着白鶴繼續向西邊飛去,這五百多公里的路程對於白鶴來說不過也就是幾個小時而已。

西邊的基地市數量明顯變得少了一些,而且基地市的人口密度也不高,這就顯得人口數量少了些。

「這麼大一片盆地,城市的數量還不到一百,這不是浪費嗎!」

江龍不由得很是感慨。

不過人類的數量其實並算不得多,基地市建立得再多也沒有用。而且人類還要面臨食物匱乏的問題,這也將人類的人口限制的死死的。

江龍飛快得給過高山河流,緊接着就看到了前方的一條寬闊的大河,大河之中還有着不少的變異水生生物。

「愛麗兒,從上游過來吧。」

江龍通過空間向愛麗兒說道。

愛麗兒的香袋已經快要裝滿了,那條大江之中的變異魚還有着很多。

畢竟水下環境很是特別,不論是人類哈市喪屍都是在陸地上活動的,很少會去到水中,而水中的生物也很少會去陸地之上,這是幾乎就是兩個獨立的生態體系,相互不會交叉干擾。

愛麗兒接到江龍的命令,開始向著上游飛快游去。

憑藉她在水中的速度,趕到江龍這裏大概也就是幾個小時的時間罷了。

如此又過去了兩個小時,江龍在天空之上,遠遠就看到了一座城市。

這是一座建在大山之上的城市,城市之中高樓林立,無數玻璃反射着眼光看起來很是刺眼。江龍甚至還能在這座大城市裏看見不少公共交通,比如公交、有軌電車等等,這讓江龍不禁升起一股恍惚之感,難不成他又穿越回去了嗎?

「這裏應該就是位於地圖中部的那一座大城市了吧!」 深邃的虛空中,項北飛就盤坐在息壤上,從修鍊中醒了過來。

「汪汪!」

小黑已經飛快地從遠處跑回來了,它去了一趟最近的城池打聽消息,把相關的事情稍微了解下。

果不其然,現在整個涯角空域都沸騰了起來。

破道族四兄弟再次席捲了每一座城池,成為了涯角空域的焦點!

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神秘種族突然崛起,短短兩個月連續佔領了地榜上的四個名單,震驚到了所有人。

這可是極為強大的種族才有可能出現的狀況。

目前關於破道族,討論最多的,恐怕就是親自現身的破摔了,畢竟這是唯一誰讓大家見過真人的。

「我開了那麼多小號去霸榜,但是現身的只有一個,這樣說不過去。」項北飛考慮到了這個問題。

不用想也知道,道宮現在一定通知了每一座城池的分部,讓他們留心破道族的人,這就意味着,項北飛如果要去找道宮要息壤,肯定會被人家抓包。

到時候說不定會被猜出,破道族是同一個人。

「汪?」

小黑提議可以用分身解決。

「分身最大的缺陷就是——會削弱我的實力,遇到危險要是被抓住一個分身,就麻煩了。」項北飛搖頭。

他可以分出無數個分身,可是這樣也會把他的實力風等分掉,如果被消滅掉幾個分身,這些分身收不回來,就等於是損失了自己一部分修為。

「汪!」

小黑眼骨碌一轉,忽然興奮地跳起來,白色的毛髮根根倒豎起來,亮起了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在這白色的光芒中,又躥出了黑黝黝的光彩。

一黑一白兩道光芒相互交織著,飛快地躥來躥去,隨即開始被拉伸著,隨即「嗡」地一聲,黑白光芒猛然收縮,一個瓷娃娃般的小男孩就出現在項北飛眼前。

粉雕玉琢,水靈靈的大眼睛,清澈乾淨,看着人畜無害,精緻可愛的五官,一張小嘴巴正咧著笑嘻嘻,露出潔白的牙齒,穿着黑色短褲白色短袖,光着小腳丫,年紀看上去不過四五歲的樣子。

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可愛的小男孩!

「咦?」項北飛愣了下,「你還能變成人嗎?」

「當然了。」小黑奶聲奶氣地說道。

聲音還是小黑的聲音,但是變成了人話!

項北飛頓時瞪大了眼睛!

他居然不知道!

小黑自從當初覺醒系統的時候被電出來之後,就一直以小白狗的樣子跟着他,天天蹲在他肩膀上出各種餿主意想着搗蛋。

項北飛也習慣把小黑當做一個小奶狗看待了,所以當小黑忽然變成人了,項北飛自己都愣了好久。

「從你踏入永生期我就可以變了。」

「你從沒告訴我這點!」

「變成人就不方便坐在你肩膀上了,所以就懶得提了。」

小黑奶聲奶氣地捏著自己的小臉蛋,然後吐著舌頭,做着鬼臉。

項北飛啞口無言。

「這套衣服怎麼樣?」小黑笑嘻嘻地問道。

項北飛忍不住嘀咕道:「你居然不是小女孩。」

小黑翻了個白眼。

小尤蒙看上去很喜歡小黑的樣子,跳到了小黑肩膀上,新奇地捏著小黑可愛的臉頰。

「我做為小男孩,可以當你的小號啊!打不過我還能跑。」

小黑握著肉乎乎的小拳頭,摩拳擦掌著,又拿起兩塊板磚,敲了幾下。

項北飛啞然失笑。

不過這倒是個好主意。

小黑本來就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小傢伙,有着強大的隱身能力,想讓誰看見,誰才能看見,不想讓誰看見的話,任憑對方感知力再強,就是小黑站在人家頭頂,都不會被注意到。

如果項北飛充當「破罐子」,去一座城池搞事,小黑當做「破摔」去另一座城池,完全可以把道宮的人耍得團團轉。

項北飛把木麒麟從口袋裏拎出來,問道:「喂,二哈,你能不能變成人?」

二哈伸出長長的尾巴托著下巴,做沉思狀,半晌點頭。

「呀?你也可以變成人?變個我看看。」

「嗷嗚!」木麒麟搖頭。

「是我刀提不動了,還是你飄了?居然敢嫌棄人類的樣貌太次?沒看見涯角空域所有種族的修道者都在努力變人嗎?這是全民變人的時代!快變個!太丑的話,我給你整容。」項北飛催促道。

二哈一臉嫌棄,最後只能不情願地在身上亮起了一道光芒。

綠油油的光芒很快就覆蓋住了木麒麟全身,只是眨眼間,二哈的身體就已經化作了人形。

看上去十來歲的小孩模樣,長得痞痞的,一頭綠油油的頭髮,倒還蠻帥氣,只不過這傢伙並非是完全化為人形的,他的頭頂仍然長著兩個犄角,眼睛仍然是那雙欠揍的二貨樣。

二哈就跟那些實力還沒有達到永生境的夷族修道者一個樣,身上帶着種族特徵,只不過他帶的是二哈的特徵。

「擦咧,你居然也是個男的!」

項北飛大失所望!

「男的怎麼了?看誰不爽,抄起棍棍打死不好嗎!」

二哈的聲音也沒變多少,仍然是那個倦懶的樣子。

項北飛:「……」

「你沒發現我們這涯角空域四大天王陽盛陰衰嗎?」項北飛說道。

小黑和二哈一聽,隨後都把目光轉向了小尤蒙。

小尤蒙正好奇地摸著小黑胖嘟嘟的臉頰,突然被大家盯上,還有些不好意思。

項北飛也盯着小尤蒙,道:「小尤蒙,告訴我,你是女孩!」

他以前從來都沒有去關注這個,反正小尤蒙就是個吉祥物,天天待在他的口袋裏睡大覺,也不指望小尤蒙能做啥。

小尤蒙滴溜溜地轉着眼睛,道:「尤尤。」

「啊?你們樹人是這樣的嗎?」項北飛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