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配合上修鍊加速效果,很快就能培養出一批實力強悍無比,卻又忠心不二的死士! 「彤姐。」沈雯不敢看吳波,因為她身上的傷大部分是吳波留下的,這雜碎就是一個變態,平時娛樂公司被他們看中的女藝人,沒有一個能逃離他的魔爪的。

他玩膩了就會放過藝人,然後轉到下一個目標繼續虐待,如果忍受不了的,要麼走和沈雯一樣的路子,要麼就不堪凌辱自殺。

天娛有好幾個女藝人自殺的消息都是被封鎖的,公司花大價錢擺平,但過後這對父子依舊無法無天。

「雯雯,來坐,這位是?」李彤看了陳宇,有些不解地問。

「這是陳先生。」沈雯定了定神:「他幫我調解今天的事情的。」

「哦,陳先生好,請坐。黃少現在還沒來,我們先聊聊。」李彤恍然大悟,能聯繫上黃少宇調解這件事情的人,絕對也不是什麼簡單人物,當下她就熱情了起來。

「沈雯,敢和我們公司主動解約的人你是第一個,告訴你,這次你找了天王老子來也沒有用。」對面的吳波一臉冷笑。

也許是在公事的時候,吳波對李雯虐待得太深了,所以給她留下了很深的陰影,看到了吳波,沈雯本來活潑的性格頓時變得有些戰戰兢兢的了。

「咯咯,吳少,別嚇到雯雯了,她也是一時糊塗才會做下那樣的事情的。」李彤貼著吳波坐下:「而且雯雯可是為公司賺錢的,她最的熱度正高著呢,封殺了著實可惜了。」

「雯雯呢,給吳少道個歉,吳少也別追究以前的事情了,以後大家依舊開開心心的把錢賺了不好嗎?」

「沈雯,你怎麼看?」王偉才叼著一根雪茄:「吳少可是很看好你的,有好幾次都在我跟前提你,本來天娛也是打算重點打造你的,可是沒想到你這麼不識抬舉。」

「王少,你也別生氣,雯雯畢竟還年輕,有些時候不理解公司的苦心。」李彤咯咯笑道:「來,給兩位公子敬一杯酒,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李雯有些不知所措,她看到這兩個人是真的害怕。

她不自由主地看向陳宇,陳宇對她微微的點點頭。

「你別看他,這件事情黃少宇來了都不一定搞得定,你看他有什麼用?他要真的面子那麼大,黃少宇也不會連面都不露了。」王偉才不滿地看著沈雯。

「彤姐…我今天來這裡,是解約的。」沈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壯了壯膽子道。

「你說什麼?」她的話音一落,那兩位紈絝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我說我來這裡是節約的,吳少,王少,謝謝你們這些天的照顧,也謝謝公司的栽培,但我必須要解約,希望你們兩位高抬貴手放過我吧。」沈雯舉起一杯酒,她的臉色微微的發白,她有些戰戰兢兢地看著兩人。

「你幹什麼呀雯雯,吳少和王少好不容易同意來見你一次,你怎麼不好好地說呢?」李彤驚呆了,她本來以為沈雯是過來賠禮道歉的,但是她沒有想到沈雯還是固執地要解約。

「彤姐,也謝謝你這些天對我的照顧,我想清楚了,我要和他們天娛集團解約。」李彤搖頭道:「如果解約,那吳波對我造成的傷害,我就不追究了。」

「你不追究我的責任?」一邊的吳波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頭:「你認真的嗎沈雯?」

「我是認真的。」沈雯確定地點點頭。

「你想清楚了沒有?如果你真的這麼剛,娛樂圈怕是容不下你。」王偉才也眯著眼睛盯著沈雯:「給你一分鐘的時間,收回你剛才的話,向我們兩個磕頭道歉,否則,後果自負。」

「對不起王少,這是我深思熟慮的,哪怕是以後在娛樂圈無人敢惹我,我也一定要和你們天娛撇清關係,我已經無法忍受了。」沈雯搖搖頭,她挽起自己的衣服,她的肚子上露出那些傷痕:「這些東西是你們給我的,如果你們逼我,我就把所有的黑幕爆料給記者。」

「沈雯你找死?」吳波勃然大怒,他突然起身,揚起巴掌就要向沈雯抽去。

「有話說話,千萬別動手。」一直一言不發的陳宇突然手一揚,抓住了吳波的那隻手。

「小子你認識黃少宇?」吳波斜著眼睛看著陳宇:「你是真的以為區區一個黃少宇就能奈何得了我嗎?」

「也許能,也許不能,我之所以請黃少宇出面調解,是想給你們天娛一個機會。」陳宇淡淡的說:「否則,我能直接滅了你們天娛,還有王偉才那所謂的高官父親。」

「小子你他娘的說什麼?」王偉才大怒。

這兩個小子本身就是紈絝,雖然地位低了點,但對於沈雯這種藝人是有著絕對的掌控力的,他們本身也是混娛樂圈的。

在圈子裡被人奉承慣了,難免會有些飄,現在陳宇威脅上了,他們兩個心情肯定很不爽。

「陳哥說的是事實,吳波,好歹大家認識,警告你一句,別惹到了陳哥。」就在這時候,黃少宇走了進來。

「黃少,你來了?」兩人看到黃少宇,神色不由得一變。

他們雖然張狂,但是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他們和黃少宇根本不是一個量級上的紈絝,雖然剛出言張狂,但是黃少宇真正到這裡來的時候,他們還是有幾分懼怕的。

「我就晚到一會兒,你們想幹什麼?」黃少宇盯著兩人冷笑道:「你們來之前我給你們交代過的事情都忘了?」

「不敢忘,哪裡敢忘呢。」吳波的臉上堆著笑,他一臉諂媚地說:「還請黃少介紹一下陳哥的身份。」

「你們沒資格知道,現在我就說兩點,第一,按陳先生說的話,解除和沈小姐的合約,第二,對她進行補償。」黃少宇毫不客氣地說。

兩人的臉色不由得難看了起來,本來黃少宇家裡只是做生意的,官面上沒有人,王偉才是可以不賣他這個面子的,但是黃少宇家裡的那位老太君,可是能自由出入權力中心的。

現在的1號見了那位老太君,都得賣點面子,如果黃少宇真的鐵了心插手這件事情,請出他們老太君出馬,那他們肯定是抗不住的。

。 男人沉重的雙眸不受意識的控制,再次緩緩合上。

……

秦舒以為,自己就此死去。

直到,沁骨的涼意席捲而來,讓人彷彿深處冰窖之中。

她無意識地動了動手臂,晃動的水波緩緩喚起她的記憶。

睜開眼。

才發現自己依舊是在浴缸里。

水早已冰涼。

詭異的是,原本猩紅的水此刻澄澈透凈。

她抬手看了眼掌心,完好如初,沒有一絲傷口的痕迹。

再看褚臨沉的手掌上那兩道蒼白的口子,證明昨晚發生的一切都不是夢。

一秒記住https://m.net

同時,也意味著,她成功了。

秦舒扯了扯蒼白的唇角,笑意還未展開,在看到身下面色慘白如灰的男人時,陡然反應過來。

她趕緊起身,將他從水中拽出。

經歷過昨晚的折磨,她的身體本應該虛弱無力,但此刻拖著褚臨沉一米八的高大身軀從浴缸里出來,竟然覺得比以前還要輕鬆。

這算是……那些血螈住進自己身體里的「副作用」么?

秦舒下意識地想到,體能上的強化,應該是以榨取自身的精血為代價的。

不管是掌心的傷口奇迹般復原,還是原本受傷的小腿現在行動自如,這一切,都是有代價的。

將褚臨沉擦乾水,放回床上,並給他蓋上一條被子之後。

秦舒也給自己找了件衣服換上,然後,她便有意識地不去碰觸褚臨沉。

她記得,當初褚臨沉也是不讓自己碰。

所以,她也擔心這血螈再回到他身上去。

落地窗外,天已經亮了。

秦舒去給褚臨沉準備營養豐富的早餐。

至於她?

即使昨晚在浴缸的冷水裡泡了一夜,但她現在身體和精神都是最佳狀態,不需要進補任何東西。

血螈似乎在這個新的寄主體內十分亢奮。

只是不知道,這樣的狀態能持續多久。

等到這些血螈耗盡她的精氣,便是她油盡燈枯的時候。

只是在這之前,她會跟褚臨沉一樣,經歷發狂、失控……

秦舒搖搖頭甩掉那些讓自己心情沉重的想法,專心攪拌著鍋里的葯粥。

珍惜眼下。

這是她唯一能安慰自己的。

廚房裡,粥的香味漸漸瀰漫開來。

秦舒正準備關火,卻聽到身後響起了腳步聲。

有些訝異褚臨沉這麼快就醒過來了,她下意識地轉過身去。

看清來人時,面色微變,「你……」

出現在她面前的老者蒼老的臉上透著不詳的紫黑之氣,眼神陰鬱,直勾勾地盯著秦舒。

疲憊的嗓音卻無比幽冷,緩緩開口說道:「聖石認你為主了,是么?」

秦舒防備的眼底露出一絲困惑,她下意識地搖頭,轉開了話題,問道:「老人家,你中了毒有性命之憂,如果你願意把金章還給我,我可以幫你解毒。」

金章,大概是她能為褚氏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

至於對方說的聖石,秦舒從沒覺得跟自己有半點兒關係。

石千南卻彷彿沒有聽到她的話,腳步如鬼魅般,眨眼便到了秦舒身前。

乾枯的手掌出其不意地扣在她手腕上,目光森然,「既然你是聖石的主人,跟我走!」一段時間的戲耍,讓不斷探索蘇日安能力的傘陌越來越是怒火衝天。

套一句話來說,那就是蘇日安的攻擊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也確實如此,蘇日安沒一次對傘陌發動的進攻,只要傘陌擋住,那對傘陌根本造不成傷害,最多只是讓傘陌感到些許疼痛,這種疼痛也就相當於巴掌用力拍桌子那樣的痛苦,對他們修鍊者來說,這種疼痛和撓痒痒差不多。

可是每次蘇日安的進攻都是偽進攻,那傘陌阻擋的動作就如同小丑一般,看上去滑稽可笑。

《圖騰甲》第572章滅城之戰(三) 這個主播有點搞笑的,2級學個E技能,眾所周知燼的E技能在踩踏上去2秒鐘之後,才會爆發生效造成傷害。

也就是說敵方英雄踩到陷阱后至少有兩秒鐘的反應時間來應對。

這也是燼的E技能作為所有英雄技能中命中率最低的技能的原因。

在高端局,有些玩燼的玩家一場下來一個E技能都放不到對手的情況也常有出現。因此很多時候,燼的這個技能都是被用來清兵的。

不過,馬成心中的嘲諷還未結束。

就看到對面的燼在他腳下放E技能的瞬間,立馬就朝著他使用了一個W技能致命華彩。燼的W能機制是這樣的,只要燼或者己方英雄對對面的英雄造成過傷害,那麼用W技能命中目標的時候就會眩暈住對面。

看到對面戲命師的W技能放出來,馬成不禁有些不好的預感。

不過,一直以來的傲慢,讓他的心底稍微的猶豫了一下。

他沒有第一時間使用閃現躲掉葉飄的W技能,因為他覺得沒有這個必要。但是該有的走位還是要有的,總不能鐵憨憨地站在那裡讓別人打吧。

馬成也自詡為高手,下意識地就把金克斯往旁邊拉了一下,想要走位躲掉對面這個燼的W技能。

然而葉飄對非指向性技能可是有百發百中的命中率的。

馬成再怎麼走位也沒有用,無論他怎麼走位,他所走的位置都是葉飄預判好的。

你的想法有千萬種,但是你最後做出的選擇一定是我預判的那一種。

這就是百發百中的奧義。

從葉飄在金克絲的腳下放E觸發E技能的讀秒時間,到金克絲準備走位,這中間已經過去了0.5秒。

馬成的反應雖然也不慢,但是時間稍縱即逝。

如果單單從這0.5秒的反應時間來看,對馬成來說其實也是無所謂的,畢竟他一共有兩秒的時間來走出E技能的爆炸範圍。

浪費了0.5秒,他剩下還有1.5秒的時間來反應。

不過,任何事情都是有聯繫的,馬成這稍稍慢了半拍的0.5秒卻是引起了連鎖反應。

葉飄的極限手速瞬間拉滿,幾乎是在E技能丟下的同一時間使用的W。

而更為關鍵的是,馬成沒有躲避掉葉飄的W技能,剛走一步之後,就被葉飄的W給命中了。

「好快的手速。」

馬成覺得葉飄的這個E和W技能都像是瞬發的一般,直接就命中了他。

禁錮1秒。

這就是W技能的效果。

不過,你以為這就算是完了?

天真,葉飄笑了笑。

這個時候葉飄的這個W技能其實還是有小技巧的,那就是它取消了燼第二下與第三攻擊之間的間隔時間。

使得W技能命中金克絲的那一瞬間,他就可以使用第三下普通攻擊。

boom!

在第三下攻擊命中馬成的那一瞬間,他的身上突然就炸開了一道雷霆。

一陣劇烈的爆炸在他的身上炸裂開來。

「電刑!我艹!這個燼帶的竟然是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