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抵不過對方的速度,眼看攻擊要落在身上,兩人咬牙,收回力量防禦。

「轟——」

攻擊過來的力量根本不是他們能擋住的,兩人猶如破布一般飛了出去,紛紛吐血。

「你是何人?!」戴着面具的渡劫巔峰已經回過神來,他陰沉的看着半空中冷冽的人。

「要你們命的人!」奚淺聲音帶着殺意。

是的,來的人是奚淺,剛才出手的,是幽熒和風拂月。

「給她們餵了丹藥,傷勢暫時穩定了,但情況不容樂觀。」九吟已經把鳳輕舞兩人帶到了靈舟上,抽空和奚淺說道。

奚淺一聽,臉色特別嚇人!

她看對面三人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殺了他們,我要他們灰飛煙滅!」她聲音里壓抑著滔天的殺氣和怒意。

「知道。」風拂月回了一聲,然後在空中顯露了身形!

那三人還沒斥責奚淺的大言不慚,就被突如其來泰山壓頂的感覺給打斷了。

幽熒和風拂月聯手,加上小玉兒和小白的結界。

乾坤鎖封印的力量!

這三人插翅難逃!

「轟——」

「啊!你是什麼人?!敢管我們的事,你……噗!」

「你不得好死……」

「啊!」

三人基本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風拂月是神階妖獸,相當於大乘期的修士。

加上妖修要比同階的人類厲害得多,所以,差了一階的三人,根本不是對手,更別說還有幽熒在。

幽熒的本體和神魂全部聚齊,修為一時之間恢復不到頂峰。

但也是成倍在增長的。

如果真要衡量等級,那她現在的實力,能和神階初期媲美,也就是說,她也能對付大乘初期的人類修士。

所以,那三人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窄割!

「嗤,還想傳訊出去,當姑奶奶是死的嗎?」小玉兒抓到一縷神魂,直接撕碎!

「啊!」

「你活該!」小白說了一句。

那人真是,身心都倍受折磨。

不過,再多他也是活該!

不過,傳不出消息,他們真是又急又慌!

心裏還生起了恐懼,這是幾千年都沒遇到的。

來的人究竟是什麼人?

難不成是鳳家的老祖?可是不對啊,鳳家的老祖不是閉關了嗎?

應該不會感應到才是!

陸他們心裏百轉千回,卻沒有更多的辦法,因為生路全部被斬斷堵死了。

「嗤,白費力氣。」小白冷笑了一聲。

「別玩了,趕緊全部殺了!」

「對了,別忘了抽取記憶!」小白突然想到可以從記憶里知道很多東西。

風拂月嘴角一抽,「抽取渡劫期的記憶?」

「不用了小白。」幽熒搖頭。

如果她和風拂月強行抽取記憶,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費點力氣罷了。

只是,沒必要。

「他們三個的識海里,關於記憶都被一股極其霸道的封印之力封印了,如果有陌生的氣息接觸,會立刻爆體而亡,得不償失!」

小白,「變態!」

「他們所在的勢力,肯定也是變態的。」

「那就不用說了,讓她們去死吧。」小玉兒擺手。

「你們……」三人重傷躺在地上,聽着他們討論的聲音,怒氣壓都壓不住。

但沒辦法。他們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

就像是剛才,鳳輕舞和玉晚煙在他們的手底下也沒有反抗的機會一樣。

只不過現在被反了過來。

隨後,風拂月和幽熒一同動手,他們兩個動手,確保萬無一失。

在奚淺的身邊呆久了,他們也學會了殺雞用宰牛刀。

這是防止變故最好的辦法。

無論三人心再有不甘,他們都再也沒了理會。

三個人都灰飛煙滅。

就連神魂,也被滅得一乾二淨,世間再也沒有他們的半點兒氣息。

幽熒和風拂月搜尋了一遍,才安心的回去。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來,卻沒讓這傢伙靠近。

「一身的騷子味道,趕緊離遠些!」嫌棄的指著牆邊的一個位置,「站在那裏說吧!」

大概因為是救命恩人,技術宅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的不滿,雙手不知道戳到哪裏了,黑黢黢的,相當臟,還往自己的身上猛地蹭了蹭,想了半天,才開口道。

「關於那琵琶老鬼,可是大有來頭。」

故意咳嗽兩聲,跟電視裏面的說書先生似的。

也許是怕碰著自己的電腦,放在一邊,搖頭晃腦的,說的還挺起勁,也不管我有沒有在聽。

「關於捉鬼這方面,我知道自己不行,這個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有一點,你不如我!」

他用大拇指指著胸口的位置,還故意頂了兩下,這動作特別熟悉,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時之間有點想不起來,就算了,接着聽這傢伙瞎說八道。

本來,也沒有什麼太大的指望,他就一慫逼,多說懂點電腦知識,再厲害點,可能是個黑客,但那又能怎麼樣呢?

說來說去,不過就是個操控電腦的傢伙,又不能幫忙捉鬼,怎麼可能協助老子去把龍鱗給拿過來呢?

說起這件事,自己心裏也是納悶的很,龍鱗是聖物,它們這些陰間的鬼怪,怎麼可能拿的了這寶貝?

當即,心中一驚,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莫非,這裏面的領路人不是鬼?」

「喂,劉先生,這就有些不尊重人了!」技術宅不滿的說道。

「咱在這裏科普,講的口乾舌燥,為的是誰?這本該認真聽講的在這裏開小差,到時候出了問題,怪的是誰?」

「抱歉……」

說完之後,自己都愣住了,憑什麼給面前的這個傢伙道歉?他算老幾?

當時自己確實有點懵逼沒錯,可這傢伙說話,完全處於自願,怎麼感覺跟老師訓斥學生一樣?

索性,老子不是那種計較的人,也就任由他說。

至於那些關於領路人的猜測,被壓在了心底,只有等到再見面的時候,才能探知一二了。

「據說這琵琶老鬼住的地方叫做混沌,跟上古四大凶獸齊名的一種,實際上,這兩者之間沒有什麼太大的聯繫,之所以要這麼叫,無非是琵琶老鬼有個習慣,吃人類的靈魂。」

「他吃的不是死人的魂魄,而是活人的。」

「這就是沒被地下的黑白無常發現,要是知道了……」

技術宅搖了搖頭,「這你可就大錯特錯了,琵琶鬼的身份特殊,所以那些傢伙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故意道:「你這麼說,不怕那些黑白無常到時候把魂魄給勾走了,或者直接把你打下十八層地獄?」

「有什麼好怕的?」技術宅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甚至有點滑稽。

「反正賤命一條,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死了,老子想的開,好死不如賴活着,能多蹭一天是一天,至於死後會去哪裏,得罪哪個鬼差,這都是題外話。」

「不是我這個時候應該想的,至於你……」

他笑了笑:「能夠來這下面,還不是為了財,肯定是想找某樣不得了的東西吧!」

喲呵!本來挺鄙視技術宅,現在對他倒還真稍微有點興趣了。

「那你且說說,我想找的是什麼東西!」

技術宅鏡片下的小眼鏡滴溜溜的轉,顯得特別精明。

「要是猜對了,可有獎勵?」

這傢伙看着不瘦,眼神卻跟個猴一樣,我皺了皺眉頭,怎麼說老子對他有救命之恩,這狗東西真夠厚臉皮的,連句感謝的話都沒有,就等著伸手討要東西了?

大概看出了我的不滿,技術宅趕緊解釋道:「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只是現在你不需要我,也就沒必要礙眼,而且再想想,如果下次見面的時候,我死了,看着的是一個墳墓,想要報恩也沒機會了,對不對?」

「想要什麼?」我直接問道。

他賊眉鼠眼,最後目光停留在我的腰間,探頭探腦的指了指葫蘆,說道:「那個。」

眼睛真夠毒的!我心裏想道。

道家秘寶之一,這要是給出去了,我就是大頭,如果被同行知道了,可是要狠狠取笑的!

別人不說,大多數可能也不認識。

但是後背還有一個龍王。

半天沒說話,估計是生氣。

剛才背着技術宅,他又尿了,後背難免被蹭濕,一股濃烈的尿騷味,龍王估計要被熏死了,肯定沒心情開玩笑。

「怎麼?這就不敢了?」技術宅像個無賴,他樂呵呵的模樣,充滿了諷刺。

「其實不同意也沒什麼,我不會多說,只是覺得劉先生你缺少一些魄力,如果真是無關緊要的東西,不可能會緊張。」

「但要是十分重要,應該不會被奪走。」

「為何這麼說?」我有些好奇。

這個傢伙話裏有話,相當不簡單,可又是個戰五渣,太奇怪!

就好像看着一個身穿跆拳道服裝的壯漢被一個孩子打倒似的,給人的感覺,扮豬吃老虎!

「劉先生是修道之人,如果被你看重,肯定十分重要,最主要的是那些法寶都自帶驅鬼功效,普通的鬼怪拿不走,但要是領路人就不一樣。」

技術宅真是不簡單!

腦海里一閃而過這句話,隨後說道:「那個領路人什麼身份,你好像知道。」

「一點點。」

他笑了笑,說道:「劉先生你清楚,我這個人戰五渣,沒什麼自保能力,如果願意的話,不妨把葫蘆做個順水人情送出來,這領路人的事……」

「行!」當即我也不再啰嗦,儘管這傢伙看起來像個奸商。

通俗點來說,空手套白狼!

但也不是一點好的地方沒有。

當即將葫蘆摘下來,扔了過去。

這傢伙也不再廢話,連滾帶爬的將其撿起來,笑的跟個傻子一樣。

「這下總可以說了吧。」

「當然!」他歡天喜地的將葫蘆別在腰間道:「劉先生是個爽快人,咱也不會磨嘰,那個領路人叫劉十一,是明清時候的,活到了現在。」

。 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