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古斯都的積分。

直接從178分跳到了282分!!!

…….

…….

「各位赫爾奧斯內的神啟者請注意,現在秘境內疑似出現神啟者對友方進行攻擊,如有發現有其他神啟者對您有攻擊行為,請及時通過腕錶聯繫神辦處臨時指揮部。」

「各位赫爾奧斯內的神啟者請注意,現在秘境內疑似出現神啟者對友方進行攻擊,如有發現有其他神啟者對您有攻擊行為,請及時通過腕錶聯繫神辦處臨時指揮部。」

秘境深處。

安平正在一遍尋找著怪物,一邊也持續的深入秘境,手腕卻突然一下子亮起了信息。

「友方攻擊?」

安平喃喃自語。

沒想到這麼快就有團隊開始內鬥。

除了這個神辦處的消息外,安平也收到了韓叔發來的信息以及最新的排行榜積分表。

這才讓他開始產生了重視。

「擊殺神啟者可以獲得他們已有的積分,這怕不是真要打起來。」安平微微吐槽。

這個規則並不意外,他只是驚訝於的是沒想到這才剛進入秘境一個小時不到,就有人開始搞事情。

現在大家的積分普遍都比較低,即使打起來也不一定能有多大的優勢,反而會耽誤時間。

「奧古斯都…」

看著這個排行第一的名字,也是這次的重點懷疑對象,安平感到有一絲不尋常的意味在裡面。

當然,安平自然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對於現在的安平來講,唯一能對他產生威脅的只有更高維度上的未知。

他對神啟者之間的競爭已經沒有太多的興趣,現在只不過是想低調的升升級,破解一下自己血脈里的傳承圖而已。

……

……

隨著安平的深入,現在怪物的等級和數量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增長。

偶爾還會出現一種類似於公牛的骨質生物,每擊殺一個就能獲得10個積分值。

安平現在的排行榜里已經達到了第七名,如果按照這個速度下去,安平並不覺得自己會比那些團隊合作,或者內鬥的神啟者們慢多少。

就這樣陸陸續續刷了一個多小時,安平的排行榜已經衝到了第五名。

這個時候,安平才終於走出了這片黃沙地。

「居然還是次元材料。」

黃沙地的邊緣,是連接著一片戈壁。

戈壁上已經有了奇怪的植物,當安平採集起來的時候,發現數據給出了其中的信息。

……

【金棘草(D)】

【特殊草藥,合成藥劑時可以增加攻擊屬性】

……

這並不是安平第一次遇到野外的材料。

不過以往安平見到的基本都是F級或者E級的材料,而現在隨處一個戈壁上的植株,就足足達到了D級。

在神啟者里,有一種特殊的職業叫做煉藥師,可以將一些材料冶鍊成藥劑。

一般來講,這些藥劑是對抗大型秘境BOSS的必備之物。

D級的材料在餘杭市裡至少都是200神啟幣一枚,現在安平一眼望去,這個戈壁上至少得要幾百上千株。

「算了,沒必要。」

安平只是拔起來了兩株,就覺得沒有必要貪這點小財。

他現在也不缺神啟幣,還不如把這個時間拿去多刷刷積分。 傅焱自然是單槍匹馬,只多了一個白墨宸。分派完成之後,晏五洲氣喘吁吁的來了。

「傅焱,不好了。木易南好像是昏過去了。」

「哦?怎麼回事?」

「不知道,醫生已經過去了,現在把他挪到了別的房間。」

「先去看看。」

來到木易南的房間,傅焱覺得很奇怪,剛才不是好好的?

醫生沒說啥,直接出去了。傅焱看著眼皮抖動的厲害的木易南,知道了他的用意。

「人走了,你可以起來了。」

床上的木易南睜開眼睛看了看,好似是在確認什麼。

他看到只有傅焱幾個,就放心的從床上爬了起來。

「那個,傅大師,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你有話就說。」

木易南的消息說完,傅焱確實沒想到。

「我說的都是真的,我說一個不字,我就……我就讓你那個雷符劈死!」木易南著急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傅焱很好奇這一點兒。

「我自己爹我還能不知道?」木易南有點難過。

「那你為什麼不跟你爺爺說?」

「你覺得我爺爺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認識?」木易南自嘲的笑了笑。

「你說的我記下了,你先單獨在這裡呆著。」傅焱說罷了就要走。

「哎,我能減刑嗎?我今天之前真的不知道,我是倭國人的後代。」木易南情緒略低落。

「你不一定是倭國人的後代。這個有待考證。不用急著傷心。」

傅焱心裡想,你爹是真的假的還不知道,急著傷心啥?

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外邊的事情,木家這些爛事,等解決了這事情再說不遲。

「咱倆快點走,直奔圖書館。」

白墨宸開著車,傅焱一直在閉目養神,他看到后,車開的很穩。速度不自覺的慢下來了。

車停穩之後,傅焱就睜開眼了。剛才她一直在推演,別疏漏了什麼地方。心裡一直不安穩,導致大腦里亂糟糟的。

「到了?這是哪裡?」傅焱四下看了一下,好像沒來過這裡。

「家屬院,別的地方停不了車。會被人圍觀的。這裡離圖書館也不算遠,咱倆走過去。」

「白墨宸,你別陪我了。我自己去吧。」傅焱話音剛落,白墨宸就停下了打開車門的手。

他直勾勾的看著傅焱。突然手一勾,把傅焱拉到了他的臉前。

「傅焱。我希望你在前方廝殺的時候,即使我幫不上忙,我也想站在你的不遠處,讓你一回頭就看到我。

你不只是我想結婚的對象。是把我拉出泥沼的人,我也想跟你站在一起,做你人生的伴兒。你明白了嗎?

所以你不要趕我走,自己去面對那些艱險的事情。即使我保護不了你,我也可以在危險的時候,給你做個墊背的人。」

白墨宸的突然告白,傅焱聽了進去。一直以來,不管是對傅大勇,對王淑梅,還是對哥哥和姐姐。她都是以一種保護者的態度。

現在白墨宸說要保護自己,她內心被一種情緒充斥著。酸酸的,脹脹的。

「好!」

傅焱不知道怎麼回應,只是伸過手,緊緊的攥住了白墨宸的手。

倆人就在車裡,靜靜的度過了兩分鐘。

「好了,我們走吧。」白墨宸捏了捏她的手。

倆人慢慢走到了圖書館,傅焱首先去查看了上次她在這裡放置的小人,查看過後,傅焱有點納悶,這幾個符號,到底是代表著什麼呢?

傅焱站在那裡思索,白墨宸走上前來,看到那個符號,嘀咕了一句。

傅焱猛然抬起頭來:「你剛才說的什麼?」

白墨宸都愣了:「我沒說什麼。」

「就是你說的,你再說一遍。」傅焱急切的看著額他。

「我說,這個符號是日倭國祭祀的符號。」

「你怎麼知道的?」

「我出任務的時候,在西南邊境見過,之前遺留下來的,是一組的。這個和我們國家的火字很像,所以我就記住了。

倭國的祭祀,會使用這幾個符號。」白墨宸說出了他之前見過的事情。

「符號,祭祀,符號,祭祀……祭祀!」傅焱腦海中的線索一下子鏈接了起來。

「你是說,還有很多符號?」傅焱問道。

「是的。我見過的五六種。」

「走,我們去隔壁,去水木大學。」傅焱心中有個猜想,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驗證一下,如果是真的,是自己低估了木文曜,忽略了這些亡命之徒想要顛覆我國的決心!

「不去圖書館了?」

「我要去看看,是不是我想的那樣。」

倆人腳步不停,直接一路小跑跑到了水木大學。

木老這時候也到了,正在尋找陣法所在。

「學校這麼大,去哪裡找啊?爺爺。」木易安回家沒休息,就被李處長重新請了回來,這會子還很困。

「說是在男生宿舍那邊。」木老左看右看。

「我去找個學生問問。哎,同學,我問一下,你們學校的男生宿舍樓在哪裡啊?」柳叔拉住一個學生問道。

「就在前邊,你們沿這條道一直走,走五分鐘,再左轉就到了。」

「謝謝你啊!同學。」

木老好久不出門了,走這麼久一點兒都不累,反而是木易安有點累的慌。

幾人走到宿舍樓下,剛要查看的時候,傅焱就跟白墨宸來了。

「丫頭,你怎麼又過來了?」木老看傅焱來了,心想不是有啥問題吧?

「木爺爺,我來看看,我在那邊發現了倭國的祭祀符號。」傅焱顧不上,邊說話邊跑到了牆根的位置。白墨宸也緊跟了上去。

「你看看,這個,是不是很像咱們的水字?」傅焱問道。

「對的,這跟我看到的是一樣的。」白墨宸肯定了她的想法。

「我看看,這是什麼?」木老走過去仔細看了那個符號。

「確實,這是倭國的祭祀法術用到的符號。一般是祭祀,祈禱戰爭能贏,抗倭戰爭的時候,他們的軍隊每到大戰都會祭祀。

現在這個符號,來布陣?這個應該不是這個作用。」

「木爺爺,如果剛開始就是障眼法呢?這幾個地方,都不是陣法最主要的,我們的陣法要以最後的法寶來催陣。木家人要用什麼催陣?」

木老百思不得其解,這事情突然變得十分複雜。 大鼎之中,熾熱藥液如同岩漿一樣將楚風包裹,空氣在那極高溫度下都發生扭曲,楚風閉目,如同一尊打坐老僧般,寶相莊嚴,將自身置於岩漿之中,一頭吞天噬地的恐怖饕餮虛影將楚風包裹,源源不斷將藥液吞噬。

赤紅神霞湧現,如天邊落幕的炫麗晚霞,紅霞一朵藉著一朵融入楚風體內,絲絲紅光在他肌體中流淌,強化洗禮,讓他的體質再次提升一個甚至數個層次。

紀暮看着使用饕餮寶術盡情吞噬藥液的楚風,眼中出現讚許之色,楚風體質特殊,第一次洗禮會得到巨大提升。

半日後,大鼎中藥液越來越清澈,其中藥力差不多都被楚風吸收完畢,洗禮接近尾聲。

只聞一聲長嘯,似龍吟若鳳鳴,響徹雲霄,直接將天上鳥兒都給震暈了,楚風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坦,身體中充滿了用不完的力量,血氣化為赤霞源源不斷從體內冒出,不少人都看到一道赤霞通天。

黃牛也被楚風的叫聲嚇到了,看着血氣如柱的景象,眼中出現一絲凝重,隱隱約約從楚風身上感受到了威脅。

楚風從清澈如水的大鼎中起身跳出,連忙對着紀暮恭敬一拜,感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