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兮也轉過頭來,只見秦淮弔兒郎當的舉着手

「好,那你們三個一塊寫」語文老師有些驚訝,要知道秦淮基本上,可以說從來不參與這些的

慕寒沒有回頭,站起來走到木兮左邊

秦淮看着他的背影,勾勾嘴角,大步走到木兮右邊

木兮看看站在兩側的男生,她以前也沒覺得自己矮呀,怎麼才到他倆肩膀下面呢

「好,咱下面的同學也拿出筆記本,一塊跟着寫」

坐在下面的同學也拿出筆記本,裝模作樣的,都知道老師不會收的,也有幾個認真的,都是些學習好的

「那咱從左邊慕寒開始,黃沙百戰穿金甲,下一句」

慕寒捏著粉筆,想了幾秒,就開始寫「不破…..」

語文老師滿意的點了點頭,又看向木兮

木兮愣了一下,她以為所有人默寫的都是一樣的,她想着偷瞄幾眼呢,沒想到竟然是每個人的都不同,蒼天是要玩她嗎?

「木兮,滄海月明珠有淚,下一句」

木兮捏著粉筆,無從下手,試圖從自己少的可憐的記憶中搜索出來

秦淮看着身旁絞盡腦汁的小丫頭,呵,原來她不會語文啊

「秦淮,想當年,金戈鐵馬,下一句」

「慕寒,問君能有….」

………..

「好了,就這些,寫完都回去吧」

木兮看着自己寫的,想哭,老師一個人問了六句,她寫出了三句,還有一個半句的

看看旁邊人家慕寒,不僅字好看,人家還全寫出來了

再看看右邊,木兮又覺得沒那麼丟人了,因為,秦淮一句也沒寫

「哎呦,握草,淮哥,夠男人啊」周一凡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

「媽呀,嚇死我了」季楠正在偷吃雞肉卷,嚇得差點噎住,這傢伙冷不丁的突然出聲,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了,那她偷吃東西不是就被發現了

「淮哥,你啥時候對默寫詩句感興趣了」周一凡壞笑着

經周一凡一說,大家好像才回過神來,對啊,秦淮可從來不參與這些的,今天竟然主動舉手,看來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喲」地下頓時奮騰了,夾雜着一些口哨聲

「原來淮哥是想名正言順的耍流氓啊」

「哪有,淮哥明明是想英雄救美的嘛」

「哈哈哈哈…..」

「想死啊你們」秦淮一隻手插到口袋裏,一隻手拿着剛才的粉筆,準確無誤的砸向了看好戲的周一凡

周一凡閃躲不及,被砸個正著

語文老師愣了楞,回過神來,覺得真是一群活潑的孩子啊,都是過來人,所以她可以理解

「安靜,大家安靜,你們三個回去吧」語文老師一臉揶揄的看着木兮

木兮訕訕的笑了笑,她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呀 失控就意味著,自己情緒誰時誰地都會因為對方的一舉一動而變化。

這種沒有辦法掌控的感覺是很難很難的。

就比如現在,芳馥香會每天都在想簡向緋到底有什麼事,而完全沒有辦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去干其他的事情。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她就不是芳馥香了!

芳馥香趕緊地爬起來,換上衣服,她要逃離這裡,逃離這裡了,芳馥香才能平靜下來,平靜了才能處理好跟簡向緋之間的關係。

芳馥香是一個行動派,是一個理智派,在自己還沒有完全失控的時候,她需要做出行動。

就是遇到困難了,就要想出應對的方法。

因為父母去世得早,芳馥香在很小的時候,不得不快速的獨立,而那麼小的自己遇到很多很多的困難,而都用這套方式處理好了。

只是沒想到如今談談戀愛,自己的這一套方法,論居然還能派得上用場。

不知道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傷心。

芳馥香相信自己能夠處理好的,這是她對自己的信心。

況且她都說了,今天簡向緋的行為,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只是自己因為情緒上來了,想的太多,才會這麼的悲傷。

等自己慢慢平復了心中的情緒,一切都會跟原來一樣的。

大半夜,芳馥香訂了機票,拎著行李就要出門。

可剛剛出了酒店大門,兩個極其高大的人堵在了她的面前。

芳馥香抬頭一看,愣了一下,再然後,這兩個人動手了,一把敲暈了她。

「大小姐,得罪了。」

「你們……」芳馥香只說出這兩個字,然後兩眼一翻就暈過去。

簡向緋接到了布萊克管家的電話,詢問他要不要回去,簡向緋最終還是回去了。

因為他自始至終還是要面對葉瑾的,但他可以用平常的心態去面對葉瑾的時候,他覺得就可以坦白了,那他就輕鬆了,就不會有那麼多的怨恨了。

所以啊,這個前提其實還是蠻簡單的,那就是要跟葉瑾相處。

多多跟葉瑾見面。

所以,簡向緋還是選擇回來了?

回到了格蘭特家族的城堡,簡向緋就看到等候在門口的葉瑾,簡向緋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看著葉瑾,語氣有一些不好:「你等我幹什麼?」

葉瑾還沒有說話,裴嘉就不爽的嚷嚷了:「簡向緋,這是什麼態度啊,你吃飯的時候不辭而別,又是什麼意思?你知不知道這瑾夫人第一次下廚,你居然這麼的不屑一顧,你可也太討厭了吧!」

葉瑾趕忙拉著裴嘉,「不要亂說話,只是一到飯而已,沒有什麼說特別重要的,況且我的手藝怎麼樣,我心裡有數,簡向緋不愛吃也說的過去的。」

裴嘉聽完之後更加不爽了,而是替瑾夫人感到委屈。

這舔狗舔得也沒誰了吧!

簡向緋這一主一仆,一來二去的嚷嚷,臉色越來越冷,最後冰冷的嘲諷道:「是么?原來是鼎鼎大名的瑾夫人第一次動手下廚給我吃啊,那我真的是有榮幸了,連你的親生女兒都沒有吃過你做的飯,被我吃到了,看來是我划算啊!」

簡向緋這一番話就是在嘲諷葉瑾,嘲諷她這個當媽的,到底有多麼的失職。

「放任自己的親生女兒不管不顧,偏偏來討好我這個外人,不知道的,還以為瑾夫人是不是腦子出了問題,要真的是這樣的,麻煩你去看看醫生吧!」

裴嘉聽了這一番話,一張臉都快要氣紅了:「簡向緋,你瘋了嗎?你起碼的禮貌和家教都沒有了嗎?你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你竟然那麼討厭瑾夫人,你為什麼還要回來?」

。 龍庭嘲諷「呵呵,這就受不了,可能我之前對你太好了,你認為我很好說話,很正直,可惜不是,我很無恥懂嗎?」

說完龍庭站起來。

「媽,今晚她不離開,我就對外說她是我爸小老婆!」

白芙氣得一下暈過去。

「阿姨!」顧芸驚慌的喊。

龍庭皺眉,才氣一下就暈了,什麼時候身體那麼差了。

龍管家無語的看着自家少爺,真是無法無天啊,這話也敢說,看把夫人氣暈過去了。

他急忙喊醫生過來看看。

龍庭心煩坐在沙發上,他只是氣一下,誰知道會這樣。

李安安電話打來。

「龍庭,鶴城去外地了,你有沒有時間過去。」

她問。

龍庭一臉煩躁「一分鐘前,我還有,現在沒有。」如果他現在走了,他爸會從外地坐飛機過來砍他。

要確定自己母親沒大問題,他才能走。

「發生什麼事?」

龍庭換了個坐姿「也不是什麼大事,我把我媽給氣暈了。」

「……!」

李安安簡直不知道怎麼評價,她去過龍家,龍庭在家裏那真是個二世祖。

「那你有空了就過去,我不放心!」

龍庭不屑「這還用你說,我當然會去找他。」他才不會把獻殷勤的機會給別人。

沙發后,顧芸低頭走過,氣得去外面哭,他要去找誰,是不是鶴城,為什麼他要喜歡一個男人。

是,上次讓黑粉去圍鶴城的房子是她不對,可她也只是嚇唬鶴城而已,如果龍大哥要和鶴城一起,她不同意,死也不同意!

卧室里。

龍庭聽到醫生的話,挑眉。

「什麼?問題很大!」

醫生心虛「是的,夫人是因為長期心裏鬱結引起頭暈,如果繼續下去,可能會造成更重的病。」

龍庭很煩躁「那要怎麼辦?」

「多陪陪夫人,開導她,別做讓她不開心的事,只要心情好了,頭暈的毛病就會消失,身體也會好。」

「所以我要陪她多久,一個月,一年,我不做事了!」

醫生汗顏「也不是,一個星期就可以了。」

龍庭臉色很差,他還想去找鶴城結果自己腦子抽了,弄成這樣。

「沒有別的辦法?」

「沒有,心病要心藥醫。」

「我知道了」龍庭心煩去了門外「庸醫!」他還狠狠的罵一句。

醫生「……」

他也是被逼的。

來的路上龍夫人就給他電話了,讓他配合演這齣戲。

聽到關門聲,白芙睜開眼。

「夫人,我都按照你說的做了,不過你怒氣攻心,要注意身體」

白芙拍著心口。

「這個臭小子,氣死我了,真的氣死我了,早知道他這麼混蛋,我就生個女兒。」

醫生笑。

「龍少爺很出色,把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條」

「如果不是看他還有點用,我早就氣死了!」

白芙眼裏都是堅持,他想趕走顧芸嗎?她偏偏不讓,讓他知道什麼叫姜還是老的辣,她就不信自己收拾不了這個臭小子。

沙發上龍庭給鶴城發信息,雖然知道他在飛機上可能收不到,還是發。

「有點事,過幾天去找你,乖乖的。」

外地鶴城下了飛機看到消息,皺眉,龍庭來做什麼?

陳姐問「誰發的消息啊?」

「龍庭。」

「啊,你和龍總感情很好啊?」她突然害怕。

如果鶴城還和龍總有聯繫她會不會被收拾。

「沒有,他發短息罵我!」

「這,這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