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剛鬣在窗內看着這一切,氣哼哼的別過頭:又一顆好白菜被豬拱了。

雨越來越大,兩人都身着寶衣雨水不侵,以致渾然不覺天色已漸晚,直到一個大浪打來,大船劇烈晃動,二人這才清醒過來。

柳如夢慌亂的一下掙脫開來,弱弱的說道:「我去做飯!」;說完,頭也不抬的連忙逃一般的離開。

「呵呵,小妮子害羞了呢。」

歐陽慧倫望着那減遠的嬌小背影,痴痴的笑了。

回過頭,歐陽海倫面龐恢復冷峻之色,淡然的沖着空中某處道:「前輩,看夠了吧。」

「咳咳……」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現在一旁,輕咳兩聲道:「老夫乃無意撞見,見諒見諒,剛剛一直自封五感在。」

呵呵,歐陽慧倫表示,鬼才信你。

「小友,我家小姐家族傳訊來要我代表家族向你對於小姐這段時間的幫助及照顧表示感謝,很抱歉我私自將情況上報家族。」護道者一臉尷尬歉意的向歐陽慧倫述說。

「算了,這事你也是職責所在身不由己。」

早在昨日帶進去時就已料到會有這麼一天,只是不知道敖貝貝家族會是個什麼態度。

「謝謝小友大度」護道者接着說道:「家族傳訊,願與小友交好接下友誼,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嗯,好!」歐陽海倫點頭應道:「我完全支持的,你呀看到了,我兒子與奧貝貝挺玩的來的,有這樣的好友我當然雙手贊成。」

「如此甚好!」

「我開始還擔心呢,你們會阻止這兩個小傢伙往來,畢竟我們父子還只是這界中一凡俗之人。」

「小友過謙了,就憑你師尊乃當年第一仙尊,一點都不比那些豪門差,小友不可再妄自菲薄了。」

本來護道者還有些疑慮的,直到後來一個當面煉製仙器,一個在給敖貝貝煉製丹藥,以及那些傀儡,遮天大陣等等,讓護道者徹底的相信歐陽慧倫的師尊就是乾元仙尊,並且並非如傳言那般失落隕落了,目前還活得好好的,只是不知藏身在哪準備着什麼。

當年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那場坑殺,現在乾元仙尊躲起來了,應該是在療傷,但就算如此也不是一般仙尊能比的,當年丹道煉器第一人,坐擁無數資源,恢復是遲早的事。

這種交好大能的機會,護道者當即就通過秘法彙報回去了,家族經過商議,一致認為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別看那父子倆現在修為低下還在下界掙扎,但背靠當年第一仙尊的話,出頭是遲早事,在其弱小時打好關係遠比之後在拉攏要來得牢固,再說兩小的友誼在這擺着,長久下去只會越來越牢靠。

更何況,那父子不惜以天下第一異火給敖貝貝洗髓伐體,使得敖貝貝血脈更加的精純強大,這可是天大的情誼。

甚至,有族老提出,如果將來那小子能達到一定的高度,做出一番成就的話,將小姐嫁過去也不是不可以。

護道者沒有隱瞞,一五一十的全說了出來,在他眼中,這父子倆絕非池中之物,遲早一飛衝天。

「多謝厚愛」歐陽慧倫很真誠的說道:「至於兩小傢伙就由他們順其自然吧,現在我能向貴族保證的是,我一定會盡全力照顧好敖貝貝。」

「如此有勞小友代為照顧了,老夫因收天地規則限制,不能隨意出手,所以不到小姐生死存亡時刻老夫不會出手,就勞煩小友費心了。」護道者說完,拱手一禮,身形便緩緩消散隱匿了起來。

歐陽慧倫望着遠處,眼底深邃無比!

這局,他堵對了!

他知道敖貝貝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自從決定對敖貝貝極其身後的護道者暴露乾坤鐲空間時,就在堵了。

不過,歐陽慧倫還是留了一手,做個了傳送陣盤作為幌子,讓護道者以為是進入了一個小空間而不知道乾坤鐲的存在。

他知道護道者作為一個下屬的職責,發現了這麼大的驚天辛密,肯定會向其家族彙報的,他之所暴露出來,就是想看看敖貝貝背後家族的反應。

為了兒子,他願意賭一把;別人挑他,他同時也在挑選,如果家族風氣不好,那就要好好考慮考慮計劃一番了。

索性,敖貝貝家族還算相當不錯,面臨這麼大的誘惑竟然忍得住,還反過來示好,願意平輩結交;足見這個家族的整體心性都是相當的不錯的,也難怪敖貝貝現如今還如此調皮,能保持住小女孩的心態。

要知道,弄雖然只有萬載壽命,但龍千年才一歲,真算起來還是很長久的。

敖貝貝如今七歲,等於活了七千年;還能保持着純真的天性,足以證明其家族如何了。

這也是歐陽慧倫敢賭的原因之一。

當護道者說完那番話后,歐陽海倫知道,他堵對了!

。 林天成後來才知道,在中都學院的藏經閣內,只有這老者一人說了算,即使是院長在這裏都沒有半點話語權。

足以見得這位老者的地位之高,實力之深。

老者已經發話,林天成不敢不從。

紫金蝴蝶的下場,就是最好的警告。

林天成再次畢恭畢敬的拱了拱手:「但憑老前輩的吩咐,我們倆絕無半句怨言,畢竟是我們有錯在先!」

老者點了點頭,隨手將手中的掃帚丟給了林天成:「正好這藏經閣也有好些日子沒有打掃了。今天晚上,你們就把這藏經閣,里裏外外打掃一遍吧!」

紫金蝴蝶的死就是最好的警示,老者倒是覺得林天成是個聰明人,不會幹出那樣的傻事。

他雙手後背,緩步朝着藏經閣走了進去。

林天成接過老者的掃帚,抬頭仰望了一下七層樓閣的藏寶閣,心裏有些拔涼拔涼的。

此時已經是半夜三更了,要想打掃完整個藏寶閣的里裏外外,恐怕就是到明天早上都不見得能夠打掃完。

雲夢瑤似乎有些不情願,嘟囔著小嘴,恨恨的說道:「我們不過是一時疏忽闖入了藏經閣,明天我們還要參加體制屬性測試呢?」

「誒!夢瑤,你有沒有覺得這個老者看起來很不簡單?」

雲夢瑤搖了搖頭:「這個是負責看守藏經閣的老頭,因為他和院長有關係。院長給他謀了個好差事。大家看在院長的面子上都尊稱他為南玄大師,其實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老頭!」

可能雲夢瑤所說的是真的,但這老頭總給林天成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讓他覺得事情可能並沒有那麼簡單。

「這樣吧!你什麼時候覺得累了就先休息,後面的活就交給我!」

既然是觸犯了中都學院的規矩,那麼林天成當然得要主動接受懲罰。

雲夢瑤畢竟是一個女孩子生,而且還是雲府的大小姐,恐怕還從來沒有干過這種活。

面對如此重的雜務,難免會有些情緒,林天成作為七尺男兒,在這個時候當然也得站出來。

雲夢瑤挽住了林天成的手臂,心存感激的說道:「走吧!這麼多活,你一個人肯定干不完,其實這件事情都怪我,現在還連累了你!」

要不是自己提出那樣的想法,現在也不會誤闖入藏經閣,就不用接受這樣的懲罰了。

林天成非但沒有責怪他,反倒再一次將懲罰攬在了自己的身上,雲夢瑤對此頗為感動。

林天成帶着雲夢瑤進入了藏經閣,南玄大師恰巧抱着一沓破舊的功法秘籍從藏經閣內緩步走了出來。

與林天成錯肩而過之時,南玄大師緩緩說道:「既然接受了懲罰,就不要敷衍了事,等你們打掃完后,我會檢查的。」

南玄大師的語氣非常的和善,倒像是一位長輩對晚輩的叮囑,讓林天成完全無法參透他此時的想法。

雲夢瑤有些不滿的轉過身子,狠狠的盯了一眼南玄大師。

不過,讓林天成感到不解的是,此時已經是深更半夜了,南玄大師不休息,還抱着一沓殘缺的功法秘籍做什麼?

打掃了一段時間之後,林天成稍稍停頓了一會兒。

透過藏經閣二樓的窗戶,林天成發現了一件極為震驚的事情。

看似平平無奇的南玄大師,竟然在修補完善那些殘缺的功法秘籍。

只要是一名修真者都知道每一種功法秘籍都是由歷代修真者創造,完善,傳承下來的。

這期間有可能經過了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的歲月。

功法秘籍一旦遭到破壞,整個修真界將極有可能損失這一套功法秘籍,而且是永久性的。

可是這個看似其貌不揚的南玄大師竟然在手握狼嚎開始在修補那些殘缺的功法秘籍。

這意味着什麼?

這意味着他能夠輕輕鬆鬆的參透那些殘破的功法秘籍,並且能夠延伸出完善的功法。

此時,雲夢瑤也獃獃的站在林天成的身旁透過窗戶,望着南玄大師的背影。

「這這不可能吧,南玄大師竟然在修補那些殘缺的功法秘籍?」

整個中都學院的弟子都懷疑認為南玄大師不過是和院長有某種關係,才被安排了個這麼好的職務,其實他根本就是一個普通的老頭。

可是,此刻,發生在眼前的事情卻又那麼的讓人難以相信。

林天成轉身看着雲夢瑤:「看來這個南玄大師並沒有那麼簡單。」

雲夢瑤點了點頭:「天成,還好你及時拉住了我!不然,我一不小心冒犯了南玄大師,恐怕我們今天就有危險了!」

「咳咳……」

就在兩人交流的期間,一道清晰的咳嗽聲響起。

林天成回頭一看,發現南玄大師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已經出現在了藏經閣的二樓。

再怎麼說林天成也是一名金丹期初期的修真者,同時他的神十也得到了養魂木的強化,按理來說,不應該對這位南玄大師的到來毫無察覺。

雲夢瑤同樣沒有察覺到南玄大師的到來,她望着窗外,扯了扯林天成的衣襟,不解的問道:「你看,你看,南玄大師不見了?」

就好像鬼魂,眨眼的功夫,南玄大師就不見了,雲夢瑤感到詫異萬分。

林天成小心謹慎的揪著雲夢瑤的衣領,將她的腦袋轉了過來。

雲夢瑤這才發現南玄大師竟然就站在自己的身後,而且是悄無聲息的那種,不禁嚇了一大跳。

雲夢瑤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弓著身子,向南玄大師致歉:「抱歉,南玄大師,弟子無理了!」

林天成對南玄大師拱了拱手:「南玄大師老當益壯,沒想到到這個時候了,還是神清氣爽的!」

林天成的猜測是對的,南玄大師絕對不是一名普通人。

南玄大師捶了捶自己的後背,咳嗽了幾聲,說道:「不要在這裏油嘴滑舌,既然你們這麼閑的話,就把三樓凌亂的功法秘籍也整理一下吧!」

還不帶林天成開口,南玄大師便踩着無聲的步伐,再一次回到了院子的石桌前,繼續修補那些殘缺的功法秘籍。

林天成面露苦澀的笑道:「看來我們今晚恐怕真的睡不了了!」

雲夢瑤苦笑不跌,今晚註定是個無眠的夜晚。

不得不說,這個南玄大師的精氣神是真的好,整整一宿,他都沒有休息片刻。

在昏黃的燭光之下,一筆一畫的修復那些殘缺的功法秘籍,實在是令林天成佩服至極。

這不由得激發了林天成想要變強的決心。

目前他迫切的需要電量。

經過萬米高空之上的一番折騰,林天成從雲夢瑤的身上衝到了70個電,這還是在紫金蝴蝶的幫助之下完成的,效果並不是很理想。

經過這麼多次的實踐經驗,林天成已經悟到了一些東西。

林天成遇到的仙子實力越強,他所能夠充到的電也就越多。

但是,相比於在共和國的時候,林天成在與中都這些仙子們突破最後一步之後所能夠充電的次數就更少了。 「報警?你報啊。」對方嘿嘿一笑,大力拉扯著溫惜想把她推到車裡,溫惜奮力掙扎,手中的包落在地上,她用盡全力抗拒著,大喊了幾聲,但是這裡是紅萬山地下停車場A3出口的位置有些偏,來往的車輛並不密集也沒有多少路人並不設備有保安。

「小丫頭力氣還挺大啊,哥哥就喜歡你這樣力氣大的,今晚上就在哥哥車裡好好玩玩。」說著,彎腰抱起了溫惜,用力將她塞進了車裡,溫惜的抗拒並沒有用,她一腳踹到了對方的肩膀上,反而被對方抓住了腳踝,另一隻手開始扯著她的牛仔褲。

溫惜大叫著往後縮。

一陣車燈打來,一輛車從地下車庫駛出來,溫惜求救著大叫著,被對方捂住了嘴巴,「別急啊,把力氣留到等一會兒吧,有你叫的時候。」

那男子貪婪的看著溫惜的臉,伸手一把撕開了她的領口,瞬間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膚了讓男人的眼睛看紅了。

「真是個極品啊。」

陸卿寒開車駛出車庫,他的目光落在前方,視線之內,看到地面上散落的一個白色的包包,簡單的款式,他腦海中卻晃了一下。

男人踩下了剎車。

他倒了車,停下,下車,將地面的包撿起來,很普通的款式,白色包包的背帶有些磨損,看樣子是背了很久了。

可是,他覺得有些眼熟。

好像是……

但是隨即男人搖了頭,他覺得自己挺可笑的,竟然能記得那個女人的包長得什麼樣子。

真離譜!

上了車,將包隨手丟在車座上,可能是他的力氣大了一點,一串鑰匙從包里落出來,還有一枚手機,男人正準備啟動車子。

他眼眸一眯。

然後下一秒,他似乎是想起來什麼,想到了停在50米後路邊的一輛白色路虎。

……

中年男子用力撕掉了溫惜的外套,女人的力氣對比起一個強壯胖朔的男人,根本算不得什麼。

溫惜掙扎著,似乎摸到了什麼,是一個水杯,她猛地砸上去,男人吃痛的叫了一聲,她趁機立刻起身想要跑出去。

但是下一秒,頭髮被猛地一扯。

她抽了一口氣又被重重的摔回去,下一秒,左臉上一疼,男人一巴掌打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