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自然是手機上的賬戶,乘著人的手指頭還能用。

3樓幾乎沒人死,但是兩極分化。

被電的過程自然不去說,最後凡是被電過的,絕大多數都是沒錢的,都會被束縛帶綁在床上。

這些人通常都是發獃,長時間的發獃,除了要求上廁所,會在保安的看護下解開束縛去上個廁所,然後回來繼續發獃。

這種人通常都是沒飯吃的,喝水是護工定時喂。

餓兩頓也好,第二天換個有錢人,還能多買點東西吃,促進消費。

有錢的直接過關,然後洗澡,桑拿,KTV,喝酒,一條龍。

這些人對三樓的情況基本上不關心,他們關心的是外面的政策,現在年輕置換者的比例,以及幾點鐘去睡覺可能會換到更好的身體。

其實呆到第三天的時候,程成已經打算走了。

陳晨說的沒錯,救助站的安保是沒有漏洞的。

盧小華最注重的就是這裡的安保工作,陳晨每天的工作重點也是巡查他們2樓可能出現的每一個漏洞。

出去要去1、3樓值班的保安,其他保安基本上都是在2樓休息,而且這裡管理嚴格,拒絕家屬來2樓。

就是家屬來了,保安去見面也只能去1樓。

一旦有事發生,絕大多數的保安都在二樓,沒有幾十號人和足夠的武器,根本沒辦法應付那些專業的防爆門以及全副武裝的保安。

更別說門口就是派出所的巡邏點。

但最終還是沒走成,原因很簡單,陳晨這幾天沒空來見他。

盧小華這幾天一直都在,全天就在救助站,這是比較罕見的現象。

程成知道,前面幾天盧小華基本上每天只會來一兩個小時,一般都是上午下午各自出現一趟看看情況,很少在救助站長待。

但這幾天就開始反常了。

盧小華不走,陳晨就沒有單獨釋放程成的機會。

算起來,今天已經是第六天了。

程成吃過午飯,跟往常一樣打開手機,陳晨一個閃身進來了,然後小心的關好門,看了他一眼:「你還沒走?」

陳晨說的是讓他去置換。

但程成不想置換,不是因為他怕風險,而是他怕置換了新身份,再想找回東華救助站,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後了。

他就是走,也準備用這個身份走,就在救助站附近找一份新工作,再次尋找機會。

但他這些打算顯然不準備告訴陳晨:「沒呢,這裡呆的挺好,有吃有喝的。」

陳晨:「我們這裡有變動了,聽我說,你就說你是被我招進來的保安,被我在這裡關禁閉!這樣你還有機會出去,不然你要是承認你自己身份,真的有性命危險。」

程成:「怎麼了?」

陳晨:「有幾個新合伙人過來,要考察,我把你藏在這是要擔風險的!快點,給你半分鐘考慮,你要自己當英雄,那死了跟我也沒什麼關係,要麼你就先當保安,但我會盯著你!你最好幾天後找個理由就辭職,或者我找個理由把你辭了。」

程成:「我當然答應了,我又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長。」

程成很快領到了一身保安服,先去認了幾個巡邏的小隊長,然後跟著大家一起下樓去接人。

過來的人是開著大巴車過來的,雖然外表看起來只是大巴,但是保安們都清楚,這種車是現在最流行的防暴車的改造版。因為車大,車裡可以裝更多的保安,車身外面也有加固,車窗都是防彈的。

聽說現在很多開救助站的都喜歡這種車,原因無他,怕死。

所謂的合伙人看起來並不起眼,從車上跟著一群保安下來,幾乎認不出人來。

一直到2樓以後,盧小華才給大家一個一個認識。

陳晨上去挨個握手,保安們整齊的排成隊列,程成手裡捏著一根橡膠警棍,非常有衝動過去直接砸這幾個人的腦袋。

要是六天前的程成,說不定直接就這麼幹了。

但是六天在這裡時間讓他冷靜了下來,程成意識到,如果自己真的是為了救三樓的人而不只是想發泄自己的怒氣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忍耐。

現在自己毫無疑問有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在敵人內部的機會。

幾個老闆對保安們的精神狀態都表示了滿意,在得知這些人之前都有不短的置換史的時候更是驚訝。

在其他人大多數還在排斥置換人員的時候,盧小華已經意識到有時候置換過的人才是真正通過考驗的人。

很多救助站都喜歡招一些未被感染者當保安,但那些人出問題的概率恰恰是最大的。「呦,小哥您請問,基本上這雲中大事小情我們都清楚的很。」

老闆娘看到了錢自然是沒開眼笑,朝著我們賠笑道。

我點了點頭:「不急……先上菜吧!有什麼事一會兒再說。」

……

《陰屍帝命》508章倒斗的? 第二章:空間

花琉璃站在不老峰山腳下,暗嘆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傳聞這山峰中有野獸,所以村中的人鮮少有進入,等她這孱弱的身體好些了,一定去瞧瞧。

山林之中多藥材,尤其這種深山老林中,說不定能有高年份的人蔘呢,若是有幸挖到一株,估計能賣不老少錢。

月傾城將背簍放下,而花若愚則繼續往前走。「哥哥,你這是要去山上砍柴?」

說的山上也不過是靠近不老峰多走幾步路罷了。

「小妹要跟着一起?」

見花若愚問自己,月傾城抬起頭道:「她就跟娘在山腳下挖野菜就好。」

花琉璃聞言可憐巴巴的看着月傾城:「娘,我許久未曾吃到肉了,說不準女兒運氣好,能捉到一窩兔子,到時侯咱們就能有肉吃了。」

花若愚聞言忙道:「娘你放心吧,我會看好小妹的!」

看着兒女瘦弱的小身板,月傾城眼裏閃過一絲愧疚,「柴砍多少不打緊,但一定要看好你小妹。別讓她亂跑。」

「知道了娘。」

離開月傾城,兄妹二人手牽手的往山上走,花若愚來到一株樹前,放下背簍,蹲下身摸了摸花琉璃的腦袋道:「小妹這附近沒什麼野獸,你可以在四周轉轉,有什麼事兒大聲喊哥哥知道不?」

花琉璃乖巧的點點頭,笑眯着眼道:「放心吧哥哥,我不亂跑,就四處看看有沒有野兔狐狸啥的。」

「那你看吧。」

花若愚失笑,野兔可能會有,但狐狸~估計只有山中才能遇到了。

……

花琉璃由於體弱,不敢往山上走,只在外圍轉轉。

花琉璃在外圍轉了大約小半個時辰,被遠處幾株小藤蔓所吸引。

竟然是金銀花!

金銀花又名忍冬,名字出自《本草綱目》,由於金銀花初開為白色,後轉為黃色,因此得名金銀花。

金銀花具有清熱解毒,疏風散熱,還可用於外感風熱或溫病初起的發熱頭疼,咽喉腫痛等癥狀。花琉璃看着不大的幾株,從腰間抽出花若愚給自己做的小鐮刀,開始挖。為了防止損害到金銀花的根系,她挖的很小心。、

「啊~嘶!」在刨土的時侯,只覺右手食指一痛,咧著嘴輕嘶一聲低頭一看,指肚被鐮刀割個了個扣子,指尖冒出一串血珠滴滴答答往下流!

血珠不小心被蹭到左手佩戴的紅繩上,繩上穿着一顆木珠,一部分血被她不小心蹭到木珠上,吸收了血的珠子發出一道刺目紅光,正聚精會神的她被紅光刺的她趕忙將眼睛閉上。

等她再次睜眼時,眼前的一切讓她陌生又不安!

在她眼前的是一片黑的發亮的土地,土地大約一畝左右,在土地的中央有一口噴涌的泉水,泉水散發出陣陣難以言說的芳香!而在土地的盡頭有一棟類似鋼筋水泥建造的小樓!

聞着散發誘人芳香的泉水,花琉璃只覺喉嚨乾澀難忍,一邊朝泉水走,一邊喃喃道:「水的味道這麼好,肯定沒毒。」

她花琉璃身為現代頗有盛名的鬼醫聖手,不光醫術讓人拍案叫絕,就連毒術也沒幾人是她的對手。趴到泉眼邊,皺皺鼻子聞了聞,水的味道更濃郁了,聞着就讓人精神振奮,又怎麼會有毒?這麼想着,雙手捧起,喝了兩口,甘甜潤喉,讓人慾罷不能!

又捧了兩捧喝完才作罷。喝了個水飽之後,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離開泉眼,看了眼不遠處的小樓,好奇的走了過去……

來到小樓前,才發現此樓建的極為精緻,幾乎與現代的小型別墅一樣。

若不是知道自己被那輛大貨車碾壓在車下的身體早就成了一灘爛肉,她都認為自己又重回現代了呢……

看了眼緊閉的別墅大門,她大著膽子推開,小心翼翼走了進去……

這是……

花琉璃整個人楞在了當場,呼吸也急促了起來,只見一樓一排排貨架與牆同高,上面有一個個方盒子,這是裝中藥的葯櫃,她又繞到後面,架子上擺的都是一些常用的西藥,像是消炎的阿莫西林,退燒的,治感冒的,治療胃病的等等……

粗略看了一圈兒后,瞥見拐角的樓梯,她又順着去了二樓,進入二樓的牆壁上畫着大大的紅色加號,走進走廊看到一排排房門,房門上豎着金屬牌子,什麼放映室,手術室啥的……

這竟然是一座小型的醫院?粗略看了眼,順着旁邊的樓梯上了三樓……

三樓與醫院的風格類似,有一間間的房間,金屬牌子上寫着卧室,書房等。

花琉璃來到卧室,輕輕推開門,門口種著幾株翠綠的發財竹,在竹子的左側擺着一圈沙發,沙發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套骨瓷茶具,很是精緻。

這卧室是一個小套間。

在發財竹的右面,有一個深咖色的木門,推開門一看,就見一張古典的雕花大床,上面鋪着柔軟的蠶絲被,被面刺繡著精緻的火鳳,綉工精湛,美輪美奐!

花琉璃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背面,絲滑冰涼。

暗暗發誓等賺錢了一定讓她娘跟哥哥都蓋上這樣的被子。

一邊在心裏YY,一邊朝着卧室門口走去。

在卧室的隔壁,金屬牌上寫著書房二字,推開門,就見一個個書架上擺滿了書籍,五顏六色,或厚或薄,或高或矮,關鍵都是簡體字,隨手抽出一本看了眼,竟是菜譜!丟掉!再抽出一本,翻開一看,竟是一本農作物書籍,上面清楚的寫着一些雜交農作物的方式方法……

這時,花琉璃被書桌上泛著幽幽藍光的卡片吸引,剛剛拿起,一道藍光從卡片直擊她的眼眸……

尼瑪,又暈過去了,不知道過了多久,花琉璃才從眩暈中清醒過來,腦海里多了龐大的信息,原來她帶的木珠竟然是一件空間異寶—醫藥空間。

發達了,發達了,花琉璃不斷的在小樓里上下翻轉,嘴裏不停的嘟囔著。

空間內的泉水被稱為玉靈泉,常年食用可使膚白貌美,增強記憶,強身健體,此外還可以養護植物,催生作物,總之好處多多。如果能有幸讓空間升級,這靈泉也能跟着升級。

至於小樓則是整個醫藥空間的核心,對花琉璃這樣的鬼醫聖手來說,恰如懶狗遇上熱狗屎,啊呸呸,彷彿小龍蝦就啤酒,還是冰鎮的,爽!

根據卡片給出的記憶,二層的使用需要功德點來維持運轉,腦海里的信息倒沒有這方面的介紹,花琉璃也不太在意,船到橋頭它彎不了!

腦海里的信息還說了很重要的一點——意念通俗來講就是精神力,這是一種初始不會很厲害,但修鍊到後面可以不用實物傷人的功法越到後面越厲害!可刀劍難傷,水火不侵。

不過關於修鍊意念的功法,由於無法將經絡圖印製在卡片上,所以功法寫在一本藍皮書中,書就藏在書桌下的抽屜里……

花琉璃打開抽屜,果真發現一本藍皮書,書中簡單介紹了修鍊意念之力的好處,其他內容就是講述修鍊神識的功法,以及經絡圖,可惜時間有限,不然她定修鍊一番看看……

心中根據卡片傳遞的信息默念了聲——出去,她人就重新出現在了山腳下。

人逢喜事精神爽,有了空間之後,溫飽問題就等於是解決了,不知是不是錯覺她覺的自己的力氣變大了許多。挖金銀花的速度更快了。

「小妹,你挖這些小藤蔓做什麼?」花琉璃歪著腦袋,故作單純道:「我在葛大夫家見過這東西,說是叫金銀花,曬乾了聽說能賣錢呢。

。 這次日本媒體倒是沒有作妖。

德國足協都給整件事定了性,他們再說什麼都是枉然。

所以他們能做的,就只能是給香川真司加油打氣。

當然,一些小媒體還是對楊白起進行了譴責,認為香川真司之所以作出那樣的犯規,主要是因為楊白起首先進行了語言挑釁。

這純粹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了,完全忽視了是香川真司先絆倒了楊白起。

這些都不重要了,拜仁全隊早已經來到耶拿備戰。

北京時間8月20日凌晨,2016-17賽季德國足協杯首輪首個比賽日將同時進行三場比賽。

其中德國足球第四級別聯賽東北地區聯賽球隊耶拿隊將在主場迎戰德甲巨無霸拜仁慕尼黑隊。

從身價來看,拜仁全隊身價5.82億歐元,對手耶拿僅有190萬歐元。

主隊在最近四場比賽中取得四連勝,客隊在最近七場比賽中取得5勝1平1負。

雖然拜仁慕尼黑在實力上遠超於對手並剛剛在客場力克多特蒙德隊奪得德國超級盃后士氣高昂,但在上賽季德國杯首輪比賽中爆冷淘汰德甲漢堡隊的耶拿隊主場強勢並且目前狀態正佳,此役將會給目前陣容不整的強敵盡全力製造麻煩。

上賽季,在德國足球東北地區聯賽中,耶拿以15勝8平11負進43球失33球的成績獲得聯賽第七名。

球隊在主帥烏魯齊離任后提拔了長期擔任球隊青年隊主帥和球隊助理教練的前德國國腳M?齊默爾曼為球隊新主帥。

在主力進攻中場拜爾、替補中鋒博勒離隊后,耶拿隊引進了德乙降班馬杜伊斯堡隊替補中衛庫內、英冠伯頓隊半主力中鋒蒂勒,球隊攻防實力得到一定提升。

從球隊近況來看,耶拿隊在本賽季聯賽中以四連勝進8球失0球並領先第二名2分的成績領跑積分榜,在最近一場比賽中3比0完勝上賽季聯賽第六名巴貝爾斯伯格隊。

賽后,耶拿隊主帥M?齊默爾曼表示球隊在實力強勁的對手面前展現了出色的攻防狀態。

本周日主場迎來德甲巨無霸拜仁慕尼黑隊,耶拿隊主帥M?齊默爾曼表示整個耶拿都非常期待拜仁慕尼黑的到來。

「目前我們全隊齊整,並無球員有傷病情況,所有球員都可以出場。」

「我們並不懼怕對手並且球隊上下都非常期待這個巨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