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憤憤離開的幾個記者,宇恆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這些記者向來口中無德,估計很快就會發文針對你了,實在不行……我幫你澄清一下。」

新康網的那名年輕記者不顧攝影師的咳嗽提示,還是向宇恆表達了善意。

宇恆搖了搖頭,作為一名公眾人物,他當然知道被記者記仇意味着什麼。

知道還義無反顧,只能說宇恆有應對的把握,既然如此,他當然不願意讓其他人趟這趟渾水。

「不鑽刺林,不惹刺挎,何須擔心?」

那名新康網的記者眼前一亮,她沒想到一個賣菜的小夥子竟讓人感覺出這般氣宇軒昂。。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只要是林天成所到之處,現場都是一片雞飛狗跳。

在林天成來到9摟的時候,牛小牛也在裏面。

「林專家來了!」

「快,快躲起來,千萬不能讓他看見。」

牛小牛正在緊張地進行摸排,他是專業的,是真正的精英人士,看見林天成要來大家四處躲藏,牛小牛臉色有點尷尬。

「牛小牛,你在幹什麼?」有個頭目提醒了牛小牛一句。

牛小牛動了動嘴,終究還是沒說什麼,難堪地找了個地方躲起來。

林天成手電筒開啟,對整棟大廈逐層透視,效果也很理想,短短時間,就發現並且處置了兩顆惡魔之吻。

陸影和穆紅妝兩人見林天成真的找出了炸彈,心裏也不是那麼抗拒讓林天成摸了,這畢竟關係到很多人的性命和國家尊嚴。

看見林天成排爆速度如此驚人,陸影和穆紅妝兩人也長舒了口氣。

只是,這個時候,林天成的臉上,卻露出幾分為難。

他雖然兩手一起抓,一手抓一個,但對鋼筋混泥土結構的大樓進行透視,比之賭石透視的時候耗電都不遑多讓。

林天成本來是有11個電的,現在只剩下了8個。

更加可怕的是,林天成摸了這麼久,再摸下去估計也沒有什麼用了,還有三顆炸彈,8個電肯定不夠。

「怎麼不走了?」陸影催促了一句。

林天成面露為難之色,用無奈的目光看着陸影和穆紅妝,「不行。這樣補充精力的速度太慢了。」

陸影和穆紅妝兩人一陣心驚肉跳。

只是,現在是非常時刻,林天成又展示出了他本領,兩個女人幾乎沒有怎麼遲疑,就拿出了自己的態度。

「要怎麼樣你快點說。」陸影道。

穆紅妝點了點頭,「都什麼時候了,你快點吧。」

林天成還是有些為難,進一步的尺度可不是好玩的,不光穆紅妝和陸影能不能接受,他自己都有點那個。

「我……」林天成不知道怎麼開口。

「林天成,你還是不是男人?」陸影道。

「就是,我們都不怕,你在顧慮什麼?」

看着陸影和穆紅妝心急如焚的樣子,林天成感到有些慚愧。

是啊,這可是人命關天!

陸影和穆紅妝兩人是女的,都願意做出犧牲,自己犧牲一點節操又算的了什麼呢。

林天成點了點頭,「我要你們親我。」

陸影二話不說,抱住林天成的腦袋就親了過去。

林天成搖了搖頭,「不是這樣。」

「那是怎樣?」

林天成就把方式簡單明了說了一下。

穆紅妝和陸影兩人嬌羞萬分,兩人這方面的經驗是絕對的零,時間在分分秒秒流失,兩人很快就鼓起勇氣,大力配合林天成。

天宮大廈外面的指揮室內。

天宮大廈裏面的監控已經關閉,但他們還是可以順暢和防爆人員溝通,只是結果非常的不樂觀。

十幾分鐘的時間過去,牛小牛等人沒有任何發現。

所有人都面沉如水,指揮室裏面的氛圍凝重到可怕。

出了這麼嚴重的問題,本來在京開會的申市主要領導,也風塵僕僕趕到了指揮室。

「韓書記。」

「韓書記。」

韓立擺了擺手,目光落在公安局一把手李局長身上,「李長順,現在情況怎麼樣?」

李長順面色難看,「韓書記,由於事發突然,天宮大廈是多高層鋼筋混凝土結構設計,我們的排爆工作進行的很艱難,不過我們一定會爭分奪秒……」

「我就問你,有沒有把握?」韓立打斷了李長順的話。

李長順停頓了下,硬著頭皮道,「時間不多了,慘劇應該無法避免。我們接下來的工作重心,已經在朝善後方面轉移。」

雖然韓立也做好了心理準備,但聽到李長順的回答,也不由微微倒吸一口涼氣。

申市可是國際化大都市,是共和國的金融核心,在國際上都有着超然的地位,只要這次的事情發生,將會給整個共和國籠罩上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

事已至此,韓立也無可奈何,他掏出手機,正準備和真正的領導人彙報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滿臉振奮道,「李局長,那個軍方委派的林專家,已經成功找到並且處置了兩顆炸彈。」

李長順也精神一振,用犀利的目光看着那人,「你說什麼?」

「林專家成功處置兩顆炸彈。」那人激動地道。

李長順抬起手腕看了下表。

從林天成進入大廈到現在,一共才過去了十五分鐘,這就成功處置了兩顆炸彈,說不定林天成真的有把握力挽狂瀾。

李長順對韓立道,「韓書記,一共六顆『惡魔之吻』,之前我們的人已經成功處置一顆,短短時間內,林專家已經處置兩顆,事情應該還有轉機。」

韓立的神情也有些激動起來,「好。做的好。我命令,申市所有排爆人員,都要全力配合林專家。」

「是。」李長順朗聲答應下來,臉上卻露出幾分古怪。

他沒敢告訴韓立,林天成要求的絕對配合,就是絕對的不配合。

「第四顆炸彈已經成功處置!」

「第五顆炸彈已經成功處置!」

韓立問,「還有多少時間?」

「八分鐘。」

大家就沒有再說話,每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要是林天成也是無所建樹,大家雖然心情沉痛,但反而不會這麼緊張。

眼下,成敗在此一舉。

指揮室裏面安靜的可怕,李長順甚至能夠聽到自己腕錶上秒針走動的聲音。

約莫五分鐘后,接電話的人猛然站起身,滿臉激動,顫聲道,「第六顆『惡魔之吻』成功處置,我們成功了!」

李長順道:「再確定一次。」

接電話的人再次確定后,對李長順點頭,「我們成功了。」

指揮室裏面傳來一陣歡呼。

有幾個坐在電腦前面的工作人員,直接摘下耳機隨地一扔。還有兩個女工作人員,激動的抱頭大哭。

韓立也立即給領導人彙報了一下情況。

打完電話,韓立做出指示,「雖然炸彈已經成功處置,但還是要有序做好大廈裏面的人員疏導撤離,要力保不發生任何流血受傷事件。全市也要對這次的事件引以為戒,徹查炸彈來源。」

李長順立即拿筆做記錄。

韓立道,「去把林專家請過來,我要好好感謝他。」

…… 再者,厲默川就是想讓喬思語有負罪感,這樣她以後陪他的時間就多了!

「好吧,那我進去了……」

「嗯,去吧,玩的開心點。」

喬思語撇了撇嘴,打開車門下了車,外面有一層厚厚的積雪,腳踩下去都能聽到嘎吱嘎吱的聲音,外面白茫茫一片,她走了兩步轉過頭時,車窗緩緩搖下來,她看到了他……

四目相對,喬思語矯情的有些捨不得他,「默……」川那個字還沒說出口,就見他打開車門走了下來。

那一刻,她心如擂鼓,腦子還沒做出反應,腳下就已經激動的朝他跑了過去。

他接住她,一手摟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脖子深深的吻在了她的唇瓣上,他的吻來的既霸道又火熱,好似能融化這滿地的積雪,她心動不已,唯有踮起腳尖熱烈的回應着他的吻。

天空中還飄着雪花,天氣寒冷的呼出來的氣都能看得到,可這完全不影響擁吻的兩人。

從王國均的角度看過去,正好看到那樣一幕,穿着一身黑色風衣的男人緊緊的擁著身材嬌小的女人纏綿的吻著,好像周遭的一切都跟他們無關似的,漫天飛舞的雪花都成了他們激.情浪漫的背景。

情不自禁的,王國均用手機拍下了這珍貴的一幕!

想到當初他極力反對喬思語和bOSS,他就有些后怕,他差點就因為誤會喬思語是靳家人派到bOSS身邊的卧底而除掉她,幸虧他及時幡然醒悟了,不然可真就罪過了。

bOSS這一生要是打光棍,他就是死了也難辭其咎啊!

喬思語和厲默川一接吻就一發不可收拾忘記了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喬思語喘不過氣的時候,厲默川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了她。

喬思語急喘著氣,呼出來的氣體在冬日中形成了一道道看得見的提氣體,「你……你怎麼就下來了?」

「因為我知道你會叫我,因為我看到你在向我邀吻……」

剛剛那一刻,看到她站立在白茫茫積雪中,看到她的皮膚被白雪映襯的更加白皙透明,他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她好像會一點點消失不見似的,剛好那個時候她轉過頭看向了她,那一刻,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推開車門下來,反正就是下來了,而且內心一個聲音在咆哮著,要擁抱她,要親吻她!

現在看到她臉頰緋紅,一雙紅唇因為他的吻變得更加嬌艷欲滴時,他心裏格外滿足。

「快點進去吧,不然我可不敢保證一會兒會不會反悔讓你不去顧家!」

「喲,小兩口怎麼在大門口親熱啊,不如進去再親?」

厲默川話音剛落,一道調侃的女聲就插了進來,兩人同時轉頭看過去,便看到似笑非笑的顧蘭馨和永遠沒什麼表情的顧瑾言。

想到顧蘭馨和顧瑾言看到了她和厲默川剛剛親熱的畫面,喬思語一囧,一張臉紅的都能滴出血了。

「lancy,顧醫生,新年快樂!」喬思語先打了聲招呼。

。 「自然是真的,張五爺可是有名的導源師,他老人家堪源精準,很少失誤。」隊伍中的一位青壯年說道,看得出來張五爺在他們心中有著很高的地位。

「當不得有名,我只學到了祖宗傳下來的一點皮毛而已。」張五爺搖頭,「可惜了,到了我這一代,這門學問快徹底失傳了。」

「這僅是一點皮毛?」葉凡更加驚訝了。

「小仙人,你還別不信,張五爺祖上啊那可是源天師,定龍脈、堪源脈,本事大著呢!」張五爺旁邊的一位青年說道,他叫二愣子,正是前面磕得尤為賣命的人。

「源天師……」葉凡頭次聽到這個名號,不過從三言兩語的描述來看,絕非凡俗,心中一動。

「小仙人,張五爺的祖上確實是源天師,對他來說定龍脈、堪源脈算不上什麼,真正強的是能讓神源都逃不走。」旁邊有人補充,生怕葉凡不信。

「能讓神源都逃不走?」葉凡驚疑不定,因為到了現在他不是對源一無所知,其形成可是親眼所見。

早先在南域時,他以為神源之所以會飛天遁地,是天地孕育使然,有趨吉避凶的本能。

但經歷過那事之後,他可是知道了所謂的神源是什麼,那絕對是封印有活著的史前生物的源,兩者相輔相成,危險甚大。

面對這樣的神源,葉凡有理由相信就算是搖光聖主也不可能定住,可源天師卻能,這就有些駭人聽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