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妍這才高高興興地帶着自己的孫子走了。

白冬頭疼不已,最近倒了什麼霉看上的古娜是那個德行也就算了,現在恩選這個孩子也越來越不討喜。

褚逸辰見鬧劇結束往外走。

「逸辰你不留下來吃晚飯了。」

褚逸辰停下腳步「晚上約了龍庭,有點事情要處理。」

「哦,那行,明天你讓李安安送飯菜過來。」

褚逸辰回頭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不喜歡她」

白冬被問得有點尷尬「龍庭說她是什麼美食博主,當然要看看她是不是名副其實。」

她可不會承認自己是被她的菜征服了。

「這個你放心,她有那個實力,做菜就算了,最近她很累!」

。零點中文網] 「可能是附近的村民吧。」喬海猜測道。

「不管了,去問問看看不就知道了。」馮素梅走到大門口,問了一句是誰。

「女士你好,我們是《萌娃的旅行日記》節目組的嘉賓,能開一下門嗎?」門外李哲翰帶着小音音沖着門內喊話。

「老婆,門外頭是誰啊?」喬海這時也走了出來。

「說是什麼《萌娃的旅行日記》節目組的嘉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馮素梅一臉懷疑。

節目組的嘉賓不就是明星嗎?

人家一個明星跑到他們這裏來做什麼?

不會是有騙子上門行騙吧!

馮素梅的眼中滿是懷疑。

「媽,我今天下午回來的時候,確實聽說有一個叫《萌娃的旅行日記》的綜藝在白水村錄節目,說不定真是他們。」

喬安已經用精神力看到了門外的人,確認過他們的身份。

「真是明星啊!」喬海一臉驚訝。

馮素梅一聽門口是明星,開門之前還特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就怕在明星面前失了禮。

「你們好,我是李哲翰,這是小音音,我們現在正在錄製一檔綜藝節目,不知道兩位能不能幫我和小音音一個忙?」

李哲翰看到來開門的是一對夫妻,猜想這二人應該就是這房子的主人。

雖然這兩個人看着不像什麼有錢人,不過李哲翰也沒有多想,他現在只想只一頓飽飯,他真的很餓啊!

「幫忙?什麼事你說。」喬海爽快的對李哲翰說。

「不知道兩位有沒有用過晚餐?」李哲翰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問。

小音音雙眼發光的看着喬海夫妻,小肚子已經開始打鼓了。

做為家裏的小公主,她還真是從來沒有餓到過。

好在小音音是個懂事的孩子,哪怕再餓她也沒有哭鬧。

「我們正打算吃呢,這不你們剛好來按門鈴嗎。」馮素梅笑着說。

一開門她就看到了那個攝像機,在鏡頭面前馮素梅一直都是表現得笑容滿面,就怕到時候播出去不好看。

「那個,我們能在您家吃頓飯嗎?」李哲翰話一說出口,想了想雙補充了一句,「那個……我們雖然沒錢,但不會白吃您家東西的,有什麼活都可以讓我們幫忙做。」

「對對,有什麼活都可以讓哲翰哥哥來做,哲翰哥可可能幹了!」哪懷李哲翰是個家務白痴,小音音為了吃頓飯也能把他吹成十項全能的家務小天才。

「就一頓飯而已,多大點事兒啊,哪還用得着幫忙幹活,快進來吧,飯菜都是現成的,沒什麼好東西,你們別嫌棄就好了。」

馮素梅樂呵呵的說。

喬海:老婆真是太謙虛了。

晚飯終於有了着落,李哲翰和小音音樂得差點沒跳起來。

跟着夫妻二人進了屋,李哲翰發現這別墅裝修得非常不錯,一看就是花了不少錢請了專業人士設計的。

等他們走進客廳,看到在餐桌前正剝蝦的美麗女子,不管是李哲翰還是攝像師都微微愣了一下。

二人十分意外,竟然能在這裏看到一個顏值這麼高的女孩子。

「安安,家裏來客人了,快招呼客人。」看到女兒竟然已經開吃了,馮素梅此時是一臉的尷尬。

「他們……」怎麼把人帶進來了!

喬安有些意外。

她還以為不過只是來問路或是借東西。

她也沒在意就自己先進屋吃飯了,沒想到老爸老媽竟是把人帶進屋了!

「這是哲翰這是萌萌,後邊那個是節目組的工作人員,他們是來村裏錄節目的,正好來咱家吃個飯,快去再盛三碗飯過來。」

馮素梅說道。

「盛兩碗飯就好,我還在工作,不能吃飯。」攝像師趕緊說道。

在攝像師的堅持之下,馮素梅也不好再勸,便讓喬安去盛了兩碗飯過來。

喬安乖巧的進了廚房盛飯。

「這是我女兒安安,她是三大院的學生,這不是學校放假嗎,我們全家就來這邊玩幾天,也是運氣好竟然碰到了你們。」

「三大院的學生!真了不起!」李哲翰一臉意外。

就連攝像師也沒有想到,竟然隨便遇到一對夫妻,人家家裏就有一個在三大院修行的孩子!

「還好還好。」馮素梅招呼一大一小坐下。

很快喬安就端了兩碗飯上桌。

馮素梅害怕飯菜不夠,又進廚房加了兩個菜。

看着一桌豐盛的食物,李哲翰是一臉的感動。

這一天的苦罪沒有白遭啊!

「都別客氣,咱們先吃着,一會兒還有兩個菜呢,不用擔心菜不夠。」

喬海招呼客人吃飯,喬安禮貌的招呼了一聲,隨後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今天這一桌確實挺豐盛的,剛才李哲翰看到桌上的菜都愣了一下。

桌上有皮皮蝦,帝王蟹,紅酒燴牛肉,炒時蔬,椒鹽魷魚,海鮮湯。

別的不說,單是這帝王蟹就不便宜。

「這些菜其實就夠我們吃了,可以讓阿姨不用再做了。」李哲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

「沒事兒,反正冰箱裏的食材多,我們過幾天就回去了,吃不完浪費。」喬海不以為意的說。

這幢別墅的廚房非常大,比普通人家的卧室都還要大上那麼幾分,

廚房裏更是有一整面牆那麼大的冰箱,這冰箱還是專門請人定製的。

光是這冰箱的定製費用,就要二十多萬。

因為喬安一家要來住,管家可是提前把一整面牆的冰箱都給裝滿了。

這麼多東西,就算他們要在這幢別墅里住上一個月,也不用擔心沒東西吃。

所以喬海說這話,絕不是客氣,而是真就是這麼回事兒。

馮素梅炒菜的速度還是很快的,沒花多少時間就弄出了兩個菜。

一道龍蝦刺身,一道冷盤。

馮素梅把菜一端上桌,就坐到了李哲翰旁邊,然後開始不停的給李哲翰和小音音夾菜。

李哲翰和小音音因為這頓晚飯,撐得差點起不來。

做為娛樂圈有名人氣偶像,李哲翰也是吃慣好東西的。

頂級的食材他也見過吃過不少。

該有的眼光他還是有的。

他知道今天這頓飯所有的食材,絕對都是好東西。

光是這些食材的價格,絕對就要上萬塊。。 相比於血族,雲中鶴更加願意讓雲家受林天成的掌控。

只要等雲中鶴的實力足夠強大了,他隨時都可以推翻林天成,而且不必擔心血族的威脅。

「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耍什麼小心思,要想離開雲府,你必須得先服下這顆血煞丹!」

血婆婆再次從袖口中拿出了一顆暗紅色的血煞丹!

她並不相信雲中鶴會老老實實的服從與林天成的管教,她只相信自己的血煞丹。

雲中鶴的神情微微一愣,作為中都東城區的老一輩,他非常清楚血煞丹是有多麼的恐怖。

30年前,血煞丹在整個中都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

許多強大的修真者都因為服下血煞丹,而受到血族人的控制,成為行屍走肉!

雲中鶴當然是不願意服下這顆血煞丹的,可他卻沒有退路。

要想保住這條性命,保住雲家,他必須得服下這顆血煞丹。

只求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夠得到血煞丹的解藥,擺脫血族人的控制。

解救了雲中鶴之後,林天成便和他一同回到了雲中子的府邸。

從雲中子的口中,林天成得知歐陽桀強迫雲夢姑嫁給他,而且此時此刻就在煉器宗舉行成婚儀式。

還真是紅顏禍水!

林天成這才剛將雲夢姑從雲府解救出來,現在又落入了煉器宗的虎口之中。

雲中鶴聽到這則消息,頓時急火攻心,再加上他在天牢內受傷嚴重的緣故,當場便昏了過去。

於是林天成和雲中子,雲向陽,以及雲府的十幾名精英弟子一同闖入了煉器宗。

雲中子的府邸。

雲家幾乎所有的子弟都擁擠在雲中鶴的廂房內。

雲中鶴快不行了,他因為歐陽桀的靈骨劍不僅身中劇毒,而且身上所受的傷也極為嚴重。

再加上之前在雲府天牢內所受的傷,雲中鶴的氣息變得極其微弱。

他將雲中子喚到身旁,斷斷續續的說道,「老,老弟,我,我答應了天成,以後他就是雲家的家主,你一定要儘力輔佐他,保住我們雲府最後的血脈!」

雲中鶴知道自己大限將至,也不再抱有任何生還的希望。

而且,他還服下了血婆婆的血煞丹,即便是活著也會受到血族人的控制,到時候還會連累整個雲家的子弟。

雲中子緊握著雲中鶴的手,整個身子在不住的發顫,「放心吧!大哥,我一定遵照你的指示,將我們雲家發展壯大!」

雲中子對於大哥的這個決定沒有任何異議,可以說,沒有林天成就沒有雲府,他配做雲家家主。

雲家的子弟都意識到雲中鶴這是在留遺囑了,個個臉色變得無比的凝重。

雲夢瑤跪倒在雲中鶴的床前,眼淚簌簌的落下,「爺爺,你不能死,你不能丟下夢瑤!」

雲夢姑倒是顯得比較堅毅,她的神情雖然非常的悲傷,但卻沒有掉下眼淚。

經過這一次的事情,她徹底意識到,這是一個靠拳頭說話的世界,只有你的實力足夠強大,才不會受人欺負。

雲夢瑤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扯著林天成的衣襟,用一種乞求的目光看著他,「林天成,你不是有一種高階療傷法訣嗎?求求你救救我的爺爺!求求你了!」

雲夢瑤可是親眼見過林天成將瀕臨死亡的血婆婆救活。

還有,在四海閣的時候,林天成將身中劇毒的秦雪給救活。

她覺得林天成應該有辦法救活自己的爺爺。

雲夢姑也將目光落到了林天成的身上!

林天成無奈的擺了擺手,不得已撒了個謊,「雲家主的傷勢實在太嚴重了,即便我有高階治療法訣,那也是無力回天!你們還是準備好後事吧!」

林天成並不虧欠雲中鶴什麼,而且他現在迫切的需要大量的電,浪費在雲中鶴的身上完全不值得。

化解自己體中的血煞丹!

為雲夢姑療養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