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2」骰倒了,變成了3!

看來,用古元真氣做局很簡單。

張凡心裏有底了。

莊家打開骰盅蓋子,唱道:「3,7,4,14點大!」

第一把輸掉了一千塊。

龍大生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忙道:「先輸不算輸,再來!」

張凡扭頭笑道:「龍館長,萬一我贏個大的,你賠得起?」

「哈哈哈,開賭場的,怎麼可能賠不起!張先生儘管往大里下注!」

「太大怕你肉疼,我就小小地下兩萬注吧。」

張凡說着,把兩萬籌碼堆在「圍一」上。

買圍骰,意思是買三個骰子點數一樣。

圍一的意思就是買「三個骰子點數全是一」。

龍大生內心冷笑:我就不信你一次闖大運就能碰上圍骰?!

全桌的賭客都笑了:拿兩萬籌碼賭圍一,泥馬是不是錢多人傻?

眾人笑完了,各自下各自的注。

莊家一聲吆喝,又開了骰盅蓋子。

只見裏面三個骰子,老老實實地躺在那裏,全是「一」點朝上!

圍一!

好多人鼻子都驚得歪了!

恨哪,恨剛才為什麼不跟圍一!

要是跟了,哪怕是跟一百塊錢,也可以賺到一萬五千哪!

而眼前這個傻楞子,用兩萬賭注賺到了三百萬!

。在華亭賓館大堂咖啡吧,一位戴眼鏡的微胖中年人在優雅地喝着咖啡。

李曉凡一眼認出了這位儒雅的中年人,他大步走過去伸手道:

「熊總,您好,我是李曉凡!」

李曉凡打招呼的這位中年人二十多年後就是大名鼎鼎的IDG資本全球董事長熊曉鴿。

當下的熊曉鴿是IDG公司在亞太

《重歸新加坡1995》第383章滿眼辛酸淚的IDG與荷蘭阿斯麥有約 這個消息把辛寶娥震在了原地,原本要邁出去的步子,也驟然停住。

聽出轉角后談話的人是褚臨沉跟衛何,所以她絲毫不用懷疑自己聽到的是假消息……

這一瞬間,無數想法在她腦海里閃過。

那個跟自己同吃同住的女人,居然不是真正的元落黎……

那她是誰?

真的元落黎去哪兒了?

還有,要是國醫院那邊知道這個消息……

辛寶娥吸了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情緒,繼續豎耳細聽。

卻發現他們接下來的對話自己有些聽不懂……

「是她么?」褚臨沉低沉磁性的嗓音問道,像是在確認什麼。

衛何語氣遲疑:「額……也不是。這假元落黎的血液和DNA信息分析出來很奇怪,那個檢驗醫生說,從沒有遇見過這樣的……」

褚臨沉似乎不能接受這個結果,有些不悅道:「嗯?有多奇怪?」

「就……不像正常人類。」

衛何說完這句,談話陷入了沉默。

辛寶娥有些遺憾,看來是聽不到其他有用的消息了。

她悄然無聲的往後退去,餘光瞥見旁邊的衛生間,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

她得先好好消化一下元落黎是假的這件事。

褚臨沉這邊,在聽完衛何的彙報之後,深沉的眼底猶有些不甘。

他的感覺出錯了嗎?

反明明各種信息都指向那個女人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人,怎麼會不是?

他視線落在了衛何的手上,攤出手掌示意道:「把她的檢測報告給我。」

「褚少?」

衛何有些不能理解,但還是恭敬地雙手將報告遞了上去。

然後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趕緊說道:「對了褚少,剛才賀爺那邊發了消息過來,燕景他們離開的路線,並不是朝國主府去的,可見,他是故意把那個假元落黎帶走的。」

說完,敬佩道:「還好褚少您讓賀爺跟上去,看穿了他的伎倆。」

褚臨沉面色凜然,沒有絲毫的動容。

他緊緊握著手裡的檢測報告,像攥著無法釋然的心事。

這時候,燕老爺子杵著龍頭拐杖,從遠處緩緩走了過來。

他一出現,褚臨沉和衛何便立即結束了談話,齊齊地看向他。

燕長明老謀深算的眸子帶著窺探意味,在兩人之間轉了轉,「原來褚少在這裡啊。」

「燕老爺有事?」褚臨沉面無表情,冷冷道。

「金章——」

燕長明開口,神色陰鬱的盯著褚臨沉,「褚少已經得手了吧?」

聞言,褚臨沉不禁嗤聲:「你從我褚家偷走的東西,我拿回來不是天經地義么?怎麼?燕老爺還想再偷一次?」

他現在心情不太好,說話自然不會客氣。

「你……」

燕長明驚怒地瞪著他,卻說不出話來。

憋著一張怒火亂竄的老臉,好一會兒才平復下來。

他哼了哼,說道:「褚少是個聰明人,老夫給你一個忠告,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規矩,褚少可別自作主張壞了規矩。否則就算你有金章,也不能讓褚氏在京都立足!」

說完,高昂著頭擺出長者的姿態,手中的龍頭拐杖在地面輕輕一敲,「作為後生啊,謙虛一點總是沒錯。」

褚臨沉面無表情,旁邊的衛何聽得眉頭直皺。

這燕家的老頭兒分明是因為氣不過金章被偷,跑到這兒給他們下馬威來了。

包括今天的宴會,都是他燕家對褚少的打壓!從阿珍那裡拿到8000元新幣的現金,李曉凡一路走,一路數著這些現鈔,感覺特別開心,這些可都是純利潤啊!如果繼續待在西木電子工廠,他這二級技術員如果不加班,一年的總收入也才7000多元新幣,都沒有這一筆生意來得多!

唐馨怡笑道:「凡,怎麼那麼高興啊,看你興高采烈的樣子!」

《重歸新加坡1995》第163章馨怡的內衣與千雪的難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一次,比比東的雙腿沒有變化,但背後卻出現了三對墨綠色的蛛腿,雙臂也變成了類似的墨綠色長矛,下半身完全被一層墨綠色光芒包覆。黑、黑、黑、黑、黑、紅、紅,七個魂環整齊的出現在她身上。身上的第三魂環在武魂釋放的同時亮了起來。

沒錯,這就是比比東的第二武魂。

她的雙生武魂與唐三的雙生武魂有很大的區別。唐三的藍銀皇與昊天錘彼此之間並沒有任何聯繫,一個是植物系武魂,一個是強大的器武魂。

但比比東卻不一樣,她的兩個武魂都是魔蛛類。與所謂的小型魂獸剋星人面魔蛛相比,更勝一籌。是真正的蛛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昆蟲類魂獸的帝王之尊。

她的第一武魂乃是死亡蛛皇,而她的第二武魂則是噬魂蛛皇,從她此時身上的魂環就能看出,這第二武魂顯然是在第一武魂達到九環之後才開始吸收的。

伴隨著第三魂環閃亮,比比東第二武魂噬魂蛛皇的第三魂技發動,一層層墨綠色的光暈從她腳下蔓延而出,千萬不要以為這隻不過是個第三魂技,而事實上,在先擁有了一個九環武魂之後再為第二武魂吸收魂環,每一個魂環至少都是五萬年以上的修為,威力一點也不比第一武魂的第八魂技差。

因此,比比東此時雖然身上只有七個魂環,可她這第二武魂的實力甚至比第一武魂的九環還要強。畢竟,武魂雖然變了,但魂力卻是不變的。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哪怕是海明威的大海領域也無法阻擋那墨綠色的光芒蔓延開來。地面隨著那墨綠色的光芒蔓延,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一隻只身體直徑半米左右的墨綠色毒蜘蛛開始從地下爬出。

這些墨綠毒蜘蛛的身體看上去有些虛幻。但它們可不是由能量形成的,而是在比比東的魂技影響下地下的死氣聚集而成。星斗大森林是個弱肉強食的地方,每天都有無數魂獸會在相互殘殺中死去,比比東這個魂技就是吸收這些死氣化為這些擁有死亡劇毒的魔蛛。

魔蛛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到處都是,開始飛快的爬動起來,在森林中瘋狂行進,在比比東的精神力控制下尋找海明威和天青牛蟒的蹤跡。這就是比比東第二武魂的第三魂技,魔蛛召喚。

或許這些魔蛛無法找到隱身狀態的海明威,但身上中了比比東劇毒的天青牛蟒卻很容易被它們找到氣味。大海領域比比東看不清,但憑藉這些魔蛛她卻可以再次鎖定天青牛蟒的位置,到了那時候,她絕不會給海明威第二次迷惑自己的機會。

比比東看不到天青牛蟒,天青牛蟒在大海領域中卻看的很清楚,雖然比比東用自己的領域保護著他們那些人,不會受到大海領域的影響,但通過大海領域,海明威的精神力卻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發揮,全面觀察著這些人。

正面抗衡是不現實的,海明威本來的目的也只是給他們添堵,並沒有暴露過多實力的打算,眼看著四周開始出現的魔蛛,冷哼一聲,想引我攻擊么?

海神之光正是這種以死亡氣息召喚來的魔蛛剋星,可如果他發動了攻擊,豈不是就讓她有鎖定自己的機會么?

你有魔蛛,難道我就沒有幫手了么?

別忘了,這裡可是星斗大森林。

以見聞色聆聽萬物之聲配合大海領域,發揮出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地面上,所有的植物都開始瘋狂的生長起來,化為長藤,宛如浪濤般席捲向那些魔蛛,一兩根迅速變化的藤蔓當然不足以困住這些強悍兇殘的生物,可如果是十根、百根呢?

在見聞色聆聽萬物之聲以及大海領域的刺激下,星斗大森林中擁有著最強生命力的植物開始發起了反撲。

比比東召喚來的魔蛛數量雖多,但又怎麼能和大森林中的植物相比呢?

這些植物澎湃的生命氣息成了這些魔蛛的剋星,一根根藤蔓飛快的落在這些魔蛛身上,抽取著它們的能量,再補充到海明威身上。

而在海明威的牽制幫助下,天青牛蟒快速的來到海明威身邊。他在發動了最後一次攻擊后,此時已經沒有了多少力氣,只能任由海明威擺布。

這時候,在大海領域的掩護以及海明威的精神力隔絕下,比比東當然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海明威利用森林中的植物阻擋住她的召喚魔蛛不禁令她大為光火。怒喝一聲,「準備強攻。我破開他的領域后,你們就全力攻擊。」

「是。」四大封號斗羅此時的憤怒一點也不少於比比東。他們在武魂帝國中都是一代強者,九十級以上的封號斗羅,魂師都要仰望的存在,此時卻被一個對手戲耍至此。

甚至鬼斗羅還被對方秒殺,這口怨氣就算將對方碎屍萬段也未必能出盡。

四人摩拳擦掌,同時施展出了自己的武魂真身,就準備隨時發動攻擊了。

這一切都看在隱沒於大海領域中的海明威眼中,想強攻殺我?好啊!看來我現在也不得不使出一點點本事了。

深吸口氣,看著奄奄一息幾乎快呀失去意識的天青牛蟒,海明威毫不猶豫的補了一刀。頓時讓他在無知無覺中死去。一道血淋淋的十萬年魂環漂浮而起。

本來到這個時候,海明威就已經可以拿著十萬年魂骨功成身退了,至於天青牛蟒的十萬年魂環。他還遠遠看不上。因為最後的第二武魂第九魂環。他打算按個百萬年的。目標都選好了,就是深海魔鯨王。

不過現在機會難得,他打算和比比東好好打一場。最好能再殺一兩個封號斗羅。削弱一下武魂帝國的實力。

而感受著遲緩領域效果漸漸消退,海明威舉起了手中的海神三叉戟。他今天已經使用過一次三叉戟的威能了,只不過當時並沒有遇到什麼阻擋,對他的消耗並不大。

伴隨著海神之光噴吐而出,海明威額頭上的三叉戟烙印與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同時亮了起來。他的眼眸在這一刻已經完全變成了金色,背後八蛛矛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海神三叉戟前指,中央最大的戟刃上,一道強烈的金光爆發而出,化作驚天長虹,直奔大海領域外的比比東斬殺而去。

海明威看得出,比比東的武魂也屬於邪惡一類,海神之光對她也應該有克製作用。藉助海神三叉戟釋放出的海神之光才是真正屬於神的光芒。

暴怒中的比比東臉色一變,背後的六根蛛矛加上變成蛛矛狀的雙臂同時在身前聚集,八根矛尖點在地面上,強烈的墨綠色光芒伴隨著她那第一魂環閃耀驟然騰起,八根長矛同時上揚,頓時,一道半月形的墨綠色光芒迎面斬出。

正好與海明威海神三叉戟上發出的金色光刃碰撞在一起。

轟然巨響之中,劇烈的碰撞令兩人的領域同時出現了紊亂,海明威的大海領域紊亂程度更要明顯一些。身在領域中的他,眉頭一皺,忍不住低呼道:「好邪惡的力量。」

如果說鬼斗羅所擁有的,只不過是鬼氣形成的武魂,那麼,比比東所擁有的,就是至邪之氣,這種極其純粹的邪惡,海明威只是在面對殺戮之王時才感受到過。

而那時的殺戮之王還不是唐三曾祖唐晨,還沒有清醒過來。比比東身上釋放的邪惡氣息甚至要比那時的殺戮之王還純粹,還要龐大。

正像海明威判斷的那樣,她的魂力實在太強大了,哪怕是海明威手上的海神三叉戟幫他化解了絕大部分衝力,那力量還是讓他忍不住皺起眉頭。

而海明威皺眉,比比東也不好受,低吼一聲,全身閃過一層海神之光帶來的金芒,原本浮現在身體表面的墨綠色光芒頓時黯淡了一下,才重新恢復。悶哼聲中,後退了一步。

比比東當然不是被海明威的魂力攻擊後退,而是那純粹的海神之光帶給她熾熱的神聖創傷。這就是真正的神器之威。

憑藉著手中的海神三叉戟,哪怕並沒有使出全部的實力,海明威在與比比東第二武魂第一魂技碰撞之下,雖然雙方都奈何不了誰,但是他還略佔上風一點。

他判斷出,現在的比比東已經達到了巔峰斗羅的實力,她的魂力不是九十八級,而是九十九級。如果不是有部分魂力她目前不敢使用,此時的她,只會比海神斗羅更加恐怖。畢竟,這裡是陸地。

不過,比比東雖然被海明威擊退,但她也同時鎖定了海明威所在的位置,豐富的實戰經驗加上強大的實力,她的死亡領域一下就爆發開來,飛速的侵蝕著海明威的大海領域。

兩人的領域相差了至少一個檔次,這是魂力的區別,失去了遲緩領域的輔助,海明威的大海領域飛速的消融著。根本不需要比比東吩咐,四大封號斗羅已經在比比東的精神力指引下,直奔海明威沖了過去。

面對五大強者,此時的海明威卻絲毫也沒有驚慌,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海明威了。從平行世界歸來,他已經真正意義上的成長起來,成為了當世強者中的一員,想要殺他,可沒那麼容易。

作為被神選擇的繼承者,他擁有著遠超目前魂力所顯示出的實力。還有許多底牌沒有用出來。海神三叉戟上的金光並沒有在發動攻擊后消失,反而在海明威的海神之光注入下變得更加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