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錢。」

工作人員有被陸諶的氣場給震懾到,特別是他的眼神,讓他們不自覺的想要躲閃,那個被陸諶盯着的攝像師支支吾吾的開口,[…]

………

成都府。 同樣收到消息的林儁等人也紛紛各自跑到自己負責的城牆上一看,護城河河底朝天,的確已經沒有了水流。 林儁[…]